<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魔獸小說《暗影崛起》第二十章:阿帕里偶遇吉安娜

          魔獸小說《暗影崛起》第二十章:阿帕里偶遇吉安娜

          魔獸世界 NGA : 古伊爾·毀滅之錘 ? 2021-03-15 16:53:01

            阿帕里感受到風暴在她體內翻騰。她將之如同孩子般抱著,充滿憐愛地對待它。它在踢打,在肆虐,抽走了她的生命力,但依然強大。她也是如此。

            她無法再像平常那樣生孩子了,因為那根柱子壓壞了她的下半身,將腿上的骨頭砸得粉碎,不過沒關系。阿帕里從沒想過要孩子,也從沒理解過這種吸引力,在這一點上和她童年的伙伴有著共同點。新媽媽們經常帶著她們的嬰兒坐在巨擘封印花園的水中,據說這些水池是由萊贊的淚水匯聚而成,能保佑人們健康長壽。

            “她們就坐在那里哭哭啼啼,大驚小怪,”塔蘭吉曾經說道,那時候她只有八歲?!暗业母赣H說延續血脈是女王的職責?!彼轮囝^,做出一個厭惡的表情。

            巨魔女孩們蹲在一個比她們都要高和寬的花瓶后面,偷偷看著那些對著自己的孩子輕聲細語的母親們。

            “當你成為女王時,”阿帕里帶著孩子般的自信和智慧鄭重地對她說,“你就能掌控一切?!?/p>

            “而你會在我身邊?!彼m吉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皼]人會告訴我們要做什么?!?/p>

            阿帕里相信了她。她一直都相信塔蘭吉。在拉斯塔哈的顧問背叛他,塔蘭吉請求保持忠誠時,她相信了她。當她說部落可以信任時,她相信了她。她對她的信任超越了自己的母親亞茲瑪,亞茲瑪吞噬了她的洛阿意圖殺死王族的首領。阿帕里一次又一次地逼問自己的母親,害怕如果亞茲瑪對抗自己的王,失敗了將會有怎樣的結果。在這個年輕巨魔的眼里,塔蘭吉充滿了善良和光明,像她那樣的人怎么會有一個邪惡的父親呢?亞茲瑪怎么能為這種輕率的行動辯解呢?

            “洛阿是工具,阿帕里,是用來操縱的。他們并不關心我們的生命,”亞茲瑪極其嚴肅地對她說?!熬拖窭顾⒉魂P心他的臣民一樣?!?/p>

            “但沙德拉從來沒傷害過我們!”阿帕里堅持道?!半y道我們不能信任她嗎?你這些年來都是她的祭司——”

            “我們相信毒藥,我的女兒。我們相信情報和狡詐。沙德拉或許擁有這些東西,但她是個洛阿。當有機會的時候,沙德拉總是會選擇對她來說最適合的。而我也是如此。相信你自己,阿帕里。沒有信徒的神靈什么也不是——我們不必屈服于他們,就像我們不會屈服于奴役我們以滿足洛阿想法的王?!?/p>

            第二天,亞茲瑪助力發動了一場政變,幾乎顛覆了拉斯塔哈大王的統治。她使出渾身解數,不受任何神靈和王的束縛,并死在戰斗當中。如果當時阿帕里聽了她的話,如果她能看清塔蘭吉和她父親的真面目,如果她去和母親站在一起……事情會不會就有不同的結局?她說不準,但至少可以死在母親的身邊。

            那份遺憾如同她腿上的傷口,劇烈地潰爛化膿。

            阿帕里坐在澤布阿里的峭壁上,塔約站在她身旁。下方的村莊維持著往日的狀態,平靜地遠離了城市的混亂。村民還沒有意識到,寡婦之吻的追隨者就藏在他們周圍的山丘和樹上。

            “他們……他們消失了?!?/p>

            “怎么可能?”阿帕里質問道,從塔約手中拍掉了望遠鏡。它像一塊石頭一樣掉了下來,在下方的巖石上摔得粉碎?!霸趺纯赡埽??”

            發現遠處的廢棄船只是個意外的事情。阿帕里每天都會命令追隨者對地平線進行搜索,確保沒有船只從他們的風暴之網中溜走。一個偶然的機會,塔約看到了在安全水域漂浮著的沉船殘骸,它就在暴風邊緣之外。而在那里,她看到了吉安娜·普羅德摩爾。

            一開始,阿帕里并不相信她。吉安娜·普羅德摩爾?那個突襲了巨擘封印,殺死了拉斯塔哈,讓王宮化為廢墟的人類?讓她的生命和身體埋在廢墟里的家伙?但阿帕里用她自己大睜的眼睛從望遠鏡里看到了確鑿的證據。在塔約的指引下,阿帕里將望遠鏡給回她,召來并號令著風暴。祭品的靈魂,那個死去的貴族在她的體內獲得了新生,一個從邦桑迪那里搶來的靈魂,它那不自然的存在為她的魔法供能。

            “指引我!”阿帕里對著塔約喊道?!皫业剿抢锶?。讓這場風暴成為她的終結,大海成為她的墳墓!我號令蒼穹,它們屈服于我的意志!”

            多么適合她的終結啊,被一個她從未知曉和見過,但被吉安娜·普羅德摩爾毀了一生的巨魔伏擊和戰勝。

            你不認識我,人類,她想道,準備好飽嘗復仇的滋味。但我認識你。以先祖之名,我認識你。

            突然間,阿帕里陷入到回憶當中,回到了祖達薩,變回了當時那個更年輕、天真的小女孩。??逃袔鞝柼崂瑰^徽的聯盟大炮依次開火,炮聲震耳欲聾,她的牙齒在腦袋里咯咯作響。響亮的炮聲掩蓋了她身邊石頭碎裂的聲音,直至一根宮殿立柱倒塌壓在她身上?!奥灏ⅰ?!”她喘不過氣來,肺里所有的空氣都被強行擠了出去?!皫蛶臀摇?!求求你,洛阿!”誰知道她孤身一人被困在那里躺了多久?但她記得哀求之后的沉默,沒有神靈或者朋友前來幫助她。

            “阿帕里?!彼s站了起來,像個準備挨罵的孩子一樣試探性地靠近她?!斑€有更多的祭壇。我們跟蒼白騎士說好它們在日落時會被全部燒毀??傆幸惶?,你還有機會去殺死那個普羅德摩爾女人?!?/p>

            “不,塔約,我沒機會了?!边_茲懶洋洋地從海岸邊上飛起,狼吞虎咽地吃著他在下面發現的某個倒霉的生物??质湓诎⑴晾锏募缟?,她打了個寒顫。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腿上的感染在消耗她越來越多的精力。只有她的怨恨和從祭品上抽取的力量使她沒有當場倒下?!拔一畈涣硕嗑昧?,只夠時間看到叛徒女王被打倒?!?/p>

            “那個狐人,我知道她仍然愿意幫你鋸掉腿來保命?!?/p>

            阿帕里盯著她,壓住了沖塔約發火并甩她一巴掌的沖動?!安?,我們不會再提這件事。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從這懸崖上扔下去?!?/p>

            一絲憤怒或是怨恨從巨魔的臉上劃過,她的左鼻孔抽動著,但塔約一言不發。她只是低下了頭然后消失在了樹林間,剩余的寡婦之吻成員在那里等待著,注視著。

            不管塔約有多令她惱火,阿帕里還是打算完成蒼白騎士交給他們的任務。邦桑迪祭壇的大火引來了一些圍觀者和試圖撲滅火焰的信徒。在他們周圍逗留太危險了,但現在是時候去尋找最后三個祭壇并削弱洛阿,在致命一擊前再多捅幾刀。錯失淹死普羅德摩爾的機會,她不得不吞下這苦澀的失望感。又一個令人惋惜的傷心事;她很清楚這種刺痛的感覺。

            她的手覆蓋在脖子上掛著的徽章上,那個納薩諾斯·凋零者作為祭品而獻上的古老褪色的金飾品。它嗡鳴著,散發出一陣奇怪而冰冷的力量。

            “寡婦之吻!聽我說!”阿帕里轉身面朝叢林,感覺隱藏在那里的眼睛看到了她,那些秘密的聽眾?!耙鼓唤蹬R——我們最迅捷的信使抵達城市,喚醒了我們的間諜。我們最兇猛的戰士和我前往北方的祭壇。不要休息,不要猶豫——今晚我們讓邦桑迪明白痛苦的滋味。它比魚更美味,比酒更醇厚。讓他的痛苦滋養你們!”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