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暗影崛起十六章:贊達拉緊急會議 澤坎力勸塔蘭吉

          暗影崛起十六章:贊達拉緊急會議 澤坎力勸塔蘭吉

          魔獸世界 NGA : 古伊爾·毀滅之錘 ? 2021-01-04 17:23:33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古伊爾·毀滅之錘;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澤坎雙腳換來換去地輕跳著,等待他說話的時機。贊樞利議會已將他列入日程,一次緊急會議在黎明時分召開,目的是解決寡婦之吻日益嚴重的威脅。

            他先前從未在一群重要的陌生人面前發言,壓力從四面八方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覺得,答案很清楚。塔蘭吉需要部落的幫助,部落也想給予幫助,她只需要相信贊達拉的安危比起她的個人恩怨更重要。

            然而,當她在議會高高的金色座椅前踱步時,左右她看法的可能性越來越小。她的聲音清晰而果斷,議會幾乎對每句話都點頭贊同。

            “寡婦之吻想要我們相信他們無處不在,”塔蘭吉說道?!暗@并不對。他們犯了個錯誤?,F在我們知道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想削弱邦桑迪,因為他們認為這將會削弱我?!?/p>

            頭戴閃光頭飾,身穿羽毛裙的仆從在議會成員背后賣力地做著筆記,在板子上瘋狂地涂寫著。而塔蘭吉繼續向沉默而著迷的聽眾發表著她的演講。

            “他們會繼續以邦桑迪力量之地為目標。他的祭壇是毫無疑問的,而更重要的是冥宮。它絕不能陷落,但知道叛軍會襲擊哪里,意味著我們現在可以阻止這一切?!彼察o下來,昂首面對著議會成員?!拔覀儽Wo祭壇,保護冥宮,寡婦之吻將被迫陷入到公開的沖突中?!?/p>

            被感動了的澤坎開始鼓掌,但意識到只有他一個人在這么做。不僅如此,他并不是來支持她的計劃的,真的不是;他需要她和部落結盟,這才是薩爾當初派澤坎來的主要原因。他清了清喉嚨,然后溜進了大議事廳柱子后的陰影里。

            暗矛部族的酋長在黎明前幾個小時抵達,從澤坎的消息中讀到的信息令他震驚。一場兇猛的風暴開始在海岸肆虐,海路已經無法通行,空中是唯一的可行路線。即使如此也很危險。加茲魯維的一架飛行器讓他安全地降落在港口,但就在那一刻,飛行器被云層中積聚的雷電破壞,在洛坎踏上干燥的陸地時就墜毀在海中。澤坎因他的到來感到如釋重負,對自己得到部落議會成員和女王密友的支持激動不已。

            身著血紅戰袍和皮質護甲的酋長洛坎站了起來,與身著藍紫金三色服飾的議會成員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同意你的看法,塔蘭吉女王,”他說道?!暗覀冏詈矛F在就派出巡邏隊。城里的狀況并不好,陛下。這些攻擊會讓你看起來無能且軟弱?!?/p>

            值得贊揚的是,塔蘭吉并沒有退縮。

            戰爭德魯伊羅緹站起身咕噥著表示同意,飾著琺瑯的護甲在懸掛在議會上方的火盆照耀下閃閃發光?!芭衍姷耐{在今天結束?!?/p>

            “那就集結一支部隊吧,”藍發金牙的納塔哈卡塔咆哮道?!摆m很大,有很多可以讓小蜘蛛們躲藏的地道;這需要大量的資源來保證它的安全?!?/p>

            是時候介入了。澤坎原定在佐拉尼之后才發言,但他知道這是在他們的熱情和確定性強大得無法壓過前,他唯一一個進行干預的機會。他不僅有責任代表部落的利益,墳墓洛阿也親自要求他改變塔蘭吉的想法。

            現在沒有任何壓力。先祖保護我。

            “請-請問我能?”

            澤坎發誓在突兀而令人驚懼的寂靜中,聽到了六英里外一只鸚鵡扇動翅膀的聲音。他躡手躡腳地繞過遮擋著他的柱子,站在塔蘭吉的影子里,她交叉著雙臂期待著。

            “啊,澤坎。上前來,孩子。你有什么想說的嗎?”洛坎用手勢示意他上前?!白屛覀儊砺犅牪柯浯笫沟脑??!?/p>

            “我們真的有時間這么做嗎?”納塔哈卡塔喃喃道。

            “我會簡短地說?!睗煽布泵淼酱髲d的中央。這令他想起格羅瑪什堡壘的宏偉。那里曾作出過多少偉大的決定?決定了多少次行動?宣告了多少次戰爭?他只是個來自回音群島海岸的叢林男孩……

            瓦羅克·薩魯法爾教他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戰爭,將它視為可以避免的恐怖。澤坎握緊拳頭,將這種想法像護身符一樣握在手中。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或許能拯救許多贊達拉戰士的生命,再往后,如果塔蘭吉將她的力量和他們聯合,還能拯救部落成員的生命。

            “說吧,小子,”納塔哈卡塔不耐煩地要求道。

            “不要派你的士兵去冥宮,”澤坎脫口而出。糟糕的開場白。他畏縮了一下,又試了一次,這次放慢了語速?!芭跏菍Φ?。邦桑迪必須得到保護,贊達拉的人民也是。但你無法獨自一人做到?!?/p>

            “這是贊達拉的事情?!彼m吉大步走向他,差點就撞在他的獠牙上?!拔也皇遣恢v理的人,我可以屈服。部落可以派軍隊來,只要他們同意將這些軍隊借給我對抗普羅德摩爾?!?/p>

            “不,不,不,他們永遠也不會同意這個的!”澤坎反駁道?!澳侨缓竽??你的人民現在認為你很弱,當你不能在一群叛軍的手中保護你自己的祭壇和神殿時,他們會怎么想?”

            議會成員低聲討論了一會,隨后把關注點轉回他身上。

            澤坎繼續說了下去,抓住了這個機會?!澳阌幸粋€機會為這個故事劃上句號。迄今為止你的人民只看到了失敗,你能忍受再一次讓他們看到這樣子嗎?為什么要冒這個險?部落愿意和你并肩作戰。在他們的力量和幫助下,我們可以現在就劃上句號,勝利的句號?!?/p>

            塔蘭吉看起來準備要掐死他,但她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她的胸膛起伏得越來越快?!斑@是在宣傳!”

            “這孩子說得有道理?!甭蹇踩粲兴嫉孛掳??!拔椅ㄒ豢吹降男麄魇枪褘D之吻對我們的惡意中傷,女王陛下。形勢正在轉變,如果沒有決定性的勝利,叛軍可能會舉全城之力來對抗你?!?/p>

            “如果女王的統治真的遭到了威脅,”始祖龜拉什克說道,他的腦袋從殼里探了出來,“那么邀請部落的軍隊回到這里可能會是個錯誤。我無意冒犯你,洛坎,但如果你們的將軍看到了入侵的機會呢?”

            “拉什克的話很有智慧?!彼m吉點頭重申,“城市里已經有類似的流言了,如果部落確實要來,那么我們必須得到一定的承諾作為回報。為我們的城市討回公道,為聯盟的圍攻復仇?!?/p>

            “這些流言……”酋長洛坎站起身,從議會成員坐著的高臺走了下來。他先是看了看塔蘭吉,然后是澤坎,低沉的聲音里充滿了疲憊?!拔覍@些叛軍心存疑慮。他們太迅速,太聰明了?;蛟S是有個洛阿,或者說其他什么東西在幫助他們?!?/p>

            澤坎眨了眨眼?!氨热缡裁??”

            “我還不知道,孩子。但我會去查清楚的?!甭蹇矎膬扇酥g擠了過去,將他們分開,邁著緩慢而慎重的步伐離開了議事廳。他腰帶上的紅色匕首閃現著狡詐的魔法?!霸谖覀兞私飧嗲闆r之前,你不會得到我的任何支持,塔蘭吉女王。大使說的對——我們只有一次機會?!?/p>

            在他之后離開的是塔蘭吉,然后是其他人,因為沒有正式宣布休會,議會成員之間爆發了爭論。每個人每件事都陷入到騷動當中。澤坎無言地瞪著眼睛,眼神在離開的議會成員間游移,試圖在這場他并不受歡迎的討論中插上話。還沒等他想出能讓他們都留在那里的方法前,大廳已經空了,即使是記事員都跑得無影無蹤了。

            澤坎撓著頭,試圖將剛剛發生的一切拼起來。他已經說服了其中一些成員,至少是一點點,但塔蘭吉仍然遙不可及。他還覺得,她越發地同情部落。要怎么做?要怎么才能讓她明白她并不需要孤軍奮戰?

            “感謝傾聽!”澤坎對著早就離開的議會喊道?!拔矣X得是這樣?!?/p>

            “噢,他們聽到你說的了,孩子。他們聽到了。你做得很好?!?/p>

            這聲音如同鉗子般纏繞著他,在他再次呼吸前將所有的快樂和輕松都從身上擰走了。邦桑迪。洛阿前來拜訪他了,他那令人不安、戴著面具的形象不知為何變得更加虛弱,仿佛他變得瘦骨嶙峋,如同一口即將干涸的井。

            “我做得不好?!睗煽泊诡^喪氣地走到平臺邊緣坐下,上方便是鑲嵌著閃閃發光的金子和珠寶的議會座椅?!八m吉不信任我,她不信任部落,我們快要沒時間了?!?/p>

            邦桑迪飄下來,坐在他的右邊,他的骨頭和護甲在下落時嘎嘎作響。他的存在為所有東西籠上了一層陰影;即使是外面的太陽都失去了一部分熱力和光芒。然而,他的形象依然令人擔憂的單薄,如同一條幾乎磨破的亞麻布褲?!澳阍谶@方面還是個新手,別對自己太過嚴苛,孩子。一些議會成員會聽你說的,這可不是件小事。他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些強大的東西,他們看到了我所看到的?!?/p>

            聞言,澤坎直起身子。一個洛阿,一個神靈,認為他做得很好?認為他很強大?這看起來并不真實。但并非如此,他聽到了這些話,他感覺這些話讓他低落的情緒為之一振。他做了什么,才使自己到達了那個有著諸多強大存在的地方??或許邦桑迪是對的,或許他真的很強大。

            先祖們,你們從未讓我失望過。

            “那他們看到了什么?”澤坎咯咯地笑起來?!俺耸??!?/p>

            “他們希望有人站在他們那一邊?!?/p>

            澤坎跳起身,拉直了搭在肩上的部落服飾?!澳闶菍Φ?。議會確實聽到了,如果他們能聽我說的話,那么女王也能的。我不能夠放棄?!?/p>

            他感覺洛阿正和他一起大步走向敞開的拱門,拱門外綠色的叢林如同地毯一般覆蓋著贊達拉?;鹧嬉呀浵?,但升起的煙柱仍在傳達著可怕的警告。洛阿與他同行。澤坎再次握緊拳頭,堅持到那一刻,堅持對神靈的信仰和信任。

            “別放棄,孩子?!卑钌5嫌腥さ男β暢錆M了大廳,其中卻有一絲悲傷。這只是堅定了澤坎的決心。洛阿需要保護,而澤坎會讓它達成。

            “別放棄?!痹诎钌5现饾u消失,黎明時分耀眼的光芒中只剩下他那雙燃燒藍色火焰的眼睛時,洛阿的話語傳到了他的耳中?!熬褪悄欠N精神?!?/p>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