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暗影崛起第五章:議會任命新大使 澤坎內心顯糾結

          暗影崛起第五章:議會任命新大使 澤坎內心顯糾結

          魔獸世界 NGA : 古伊爾·毀滅之錘 ? 2020-11-08 16:11:17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古伊爾·毀滅之錘;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在奧格瑞瑪塵土飛揚的大街上,澤坎發現自己面對著一群要求眾多的聽眾。他本希望將下午時光放在西部大地神殿,這是個充滿寧靜與和諧的地方。古老石頭嗡鳴著力量,石柱閃耀著藍色的火焰,在薩滿學徒們學習技藝時的笑聲中閃閃發亮。

            即使是在低矮帳篷的陰影下,太陽也一樣的灼熱。澤坎雙腿交叉坐在地上,擦著額頭上的汗珠。他常常想念著回音群島清涼的樹蔭,那里的叢林就像綠洲一樣,在一個下午的工作后便可跳到大海里暢游。

            但那些家一樣的叢林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遙遠,澤坎也無法擺脫他做錯了什么的感覺。首先,他止不住地流汗。

            “她真的快要死了???”一個身高還不到澤坎膝蓋的年輕獸人男孩渴望知道答案。

            他的詢問確實言辭激烈。刺殺未遂的話語在他身邊傳開,每個修習薩滿教義的孩子都丟下了他們的課程,圍在澤坎身邊,將他圍在一個角落里。他們瞪大眼睛盯著他,雙手好奇地縮在下巴下面。

            “我打賭她是史上最漂亮的巨魔!”一個熊貓人女孩喃喃道。

            “我聽說你被刺中了!”

            “讓我們看看他們刺中你哪里了!”

            “孩子們吶,孩子們……”澤坎咯咯地笑了起來,用雙手將他們的問題壓了下去?!皾煽矔銈冎v這個故事,盡管這對你們年輕的耳朵來說太過于嚇人了……”

            “噗嗤,沒事!我們可以應付的,”獸人男孩阿古喊道?!翱赡苡褚脸獍?。她是個大蠢貨?!?/p>

            “我不是!”玉伊朝著他伸出舌頭,她的暗色皮毛因生氣而顫動著。

            “我們也不怕!”

            澤坎再次笑了起來,從口袋里掏出一塊亞麻布擦了擦額頭?!叭绻麪幊忱^續下去,我就不會告訴你們任何故事了?!?/p>

            大地之環未來的驕傲安靜了下來,盡管澤坎清楚地記得在自己年輕的時候,這種情況后面接著的是報復性的惡作劇。當一道裂縫在他帳篷旁的樹叢里出現時,澤坎和六個孩子都跳了起來。傳送門變大了,電光般的藍色能量發出噼啪聲,覆蓋著紫色絲綢的雙腿隨后出現,然后是整個夜之子精靈從傳送門里走了出來,撣了撣整潔的衣服。

            澤坎認出了這個白發窄臉的精靈,他經常為首席奧術師跑腿或者是傳遞信息。如果說澤坎之前是緊張地流汗,那現在他全身幾乎濕透了。不論這個人要來說什么,那肯定是非常緊急的,否則他會從格羅瑪什堡壘走到薩滿的領地里。

            “抱歉打斷,”洛里德雷爾微笑道。他看上去并沒有什么歉意?!白h會要求你的出席,澤坎?,F在?!?/p>

            “不!”玉伊抱怨著,轉過身皺著眉頭看著夜之子?!澳悻F在不能帶他走!”

            “他才剛講到最棒的那部分,”阿古說道?!白屗压适轮v完!”

            “我不會的?!甭謇锏吕谞柶擦似沧?,對上玉伊皺著的眉頭。她轉頭看向別處,一臉驚恐?!氨绕鹦『⒆拥暮紒y想,澤坎有更加緊急的事情要去處理。我建議你們都回到學習上去,忘掉這些蠢事?!?/p>

            澤坎急忙趕上精靈進入傳送門,低聲地跟他說話?!皼]必要嚇他們吧?他們只是孩子?!?/p>

            夜之子一言不發,澤坎知道沒必要進行爭辯。他身體的每個部分都渴望留在神殿那里,逗逗那些孩子們,但他不敢讓薩爾和其他人一直等著。他挺起胸膛走進了傳送門,片刻后出現在格羅瑪什堡壘里。他強忍著胃部的不適,那感覺就像從肚子里被拉出來一樣。

            他們的到來并沒有打斷任何東西。要塞里的人都奇怪而安靜地坐著,澤坎認為這是一個信號,他們都只是在等他。部落議會的全體成員在他面前坐成了一個半圓:長著短短尖耳朵的地精加茲魯維,旁邊是貝恩·血蹄、首席奧術師塔莉薩、駝背的被遺忘者莉莉安·沃斯、火金派武僧季·火掌,曾經的大酋長薩爾坐在中間,薩爾左邊是血精靈洛瑟瑪·塞隆和暗矛巨魔洛坎。

            這景象讓人望而生畏。

            “謝謝你,洛里德雷爾,”首席奧術師塔莉薩平靜地說道?!耙蝗缂韧母咝??!?/p>

            “歡迎,澤坎?!弊h會的熊貓人代表季·火掌大方地向他伸出手?;鹫萍t色的皮外衣在火把的照耀下閃閃發光。澤坎和這位熊貓人武僧的交流很有限,但火掌一直都以尊敬待他?!澳阕蛱炝⑾麓蠊?,保護了贊達拉的女王,但現在,恐怕我們對你要提出更多的要求?!?/p>

            “我只做了我認為正確的事情,”澤坎有點緊張地說道。面對部落領袖們的力量和智慧,他感覺自己是如此的年輕。即使他把他們中的一些人視為朋友,他的膝蓋也在顫抖,肚子也在緊縮,仿佛他還是那些因為睡過頭或者是把對手頭發點燃了而受到懲罰的薩滿學徒的一員。

            “而且我也已經告訴你了,”他繼續說道,“這多半只是個意外?!?/p>

            一陣歡快的笑聲從在座的八位領袖中傳出。薩爾坐在半月形椅子的中間,手肘撐在膝蓋上,身體前傾?!盎蛟S吧。但當那個巨魔抽出利刃,你沒有絲毫猶豫地將自己置身于刀刃和女王之間。值得尊敬的本能。值得尊敬的行為?!?/p>

            澤坎笑了笑,長舒了一口氣。這么說來,他并沒有遇到什么問題,那是件好事?;蛟S他們想給他個嘉獎或者是晉升。

            “沒有好事是不受懲罰的,”洛瑟瑪說道,輕松優雅地躺回到尖背椅上,手指收攏起來。

            澤坎吞了口水。

            “懲……懲罰?”

            “別嚇著孩子,”首席奧術師塔莉薩溫和地責備道,她的眼睛閃閃發光,掃過房間后盯著洛瑟瑪?!拔覀冊诮o你極大的榮譽,一個向議會證明自己的機會,以派往贊達拉的大使的身份為部落效力?!?/p>

            大使?他?

            澤坎哼了一聲,但沒人跟著他一起笑?!班?。噢,你們是認真的?!?/p>

            “就像嘗試刺殺那樣認真?!痹谒筮叺牡鼐Q易親王加茲魯維幽默地朝他笑了笑?!笆堑暮⒆?,我們是認真的。打好包裹,你要去祖達薩?!?/p>

            他第一反應是看向薩爾,然后是洛坎,這兩位是他最為熟悉的議會成員。洛坎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會;這位長著巨大獠牙和黑色圓眼睛的年長而老練的暗影獵手向他點了點頭,以示信任。

            “我之前從沒當過大使,”澤坎答道,雙手在背后緊緊地抓在一起。

            “我們需要塔蘭吉在議會中,”薩爾緩慢而堅定地向他說明,仿佛這次任命帶來的震驚感已經讓澤坎不知所措?!八龑ξ覀兪チ诵判?,但你……你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護她。你的年輕和初出茅廬將會成為一筆財富,澤坎?!?/p>

            “她很可能會低估你。將這個轉化為你的優勢。成為我們的耳目,”首席奧術師塔莉薩鼓勵道。

            “盡可能頻繁地向我們報告,”洛瑟瑪繼續道?!叭魏吻榫w的變化,城市里的任何異常事件,任何你能收集到的關于她的信息都是有用的。我們不能失去她這個盟友;她的城市作為我們艦船的補給點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p>

            澤坎認真地聽著,他感覺自己的耳朵都要麻了。房間里再次安靜下來,他強忍著不往后縮。

            “你接受嗎?”塔莉薩追問?!拔覀儠滥愕拇鸢傅?。時間至關重要?!?/p>

            他有選擇嗎?澤坎并沒有問,但他知道這個問題就在他們之間揮之不去。前往奧格瑞瑪并獲得薩爾的青睞,似乎是他一生的成就。戰爭已經帶著他走了很遠,從陪伴著傳奇戰士瓦羅克·薩魯法爾的殘破城墻,到奧格瑞瑪城門前殘酷的瑪克戈拉,這場決斗最終奪走了這位獸人的生命。

            從他在提瑞斯法林地的原野第一次品嘗戰斗的滋味,到目睹薩魯法爾倒在女妖之王邪惡魔法之下,他感覺仿佛過了一輩子那么久。他想知道,如果這位白發蒼蒼的老兵看到澤坎站在議會面前,掙扎著接受一個他可能已經得到,但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應得的榮譽時,會怎么說。

            仿佛是回答這個問題,如同他在陷入迷茫時那樣,他感受到了先祖的回響,一個聲音和存在就在他身邊,鼓舞著他的靈魂。一只戴著更加沉重護手的手落在他的肩上,但這并不是他父親的力量促使著他高高抬起頭。相反,他感受到了薩魯法爾的存在,他的力量和經驗堅定得如同一座壁壘。即使有時候他從薩魯法爾眼中看到了疲倦或者遺憾,他卻從沒看到過軟弱。

            “這……這真的好嗎?塔蘭吉是我們的朋友,對吧?但現在我們要監視她?”澤坎有些不安地問道。

            “我們不是派你去做壞事,”洛坎向他保證?!叭绻覀儾恢浪南敕?,就沒辦法去幫助她?!?/p>

            澤坎盯著他看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洛坎看起來是那么平靜,那么自信。他的眼里沒有一絲惡作劇的神色?!澳敲次医邮??!?/p>

            “議會散會,”首席奧術師塔莉薩宣布?!白D憧祚R加鞭,好運連連,澤坎。我們知道你不會讓我們失望的?!?/p>

            在他能回答前,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在塔蘭吉退出峰會的不愉快事件后,領袖們就將自己鎖在格羅瑪什堡壘里,不見任何侍者、顧問和助手。當他和他的兄弟互相欺負時,他的母親也會做類似的事情,強迫他們坐在家族的小屋里爭吵和尖叫,直到一切都過去,然后生活繼續。他們呆在堡壘里很多個小時了,但很顯然所有的爭吵和尖叫都起了作用。領袖一個接一個地從他身邊走過,走出堡壘;一些人握了握他的前臂以示信任,另一些則只是點了點頭。加茲魯維朝他眨了眨眼。

            最后出來的是薩爾和暗矛氏族的洛坎,他們和他呆了一會。堡壘已經空了,里面唯一的聲音是澤坎耳中血液奔涌的轟鳴,以及火把噼啪的響聲。洛坎長嘆了一口氣,斜著眼睛看了薩爾一眼。

            “你認為他能行?”他問道,仿佛澤坎根本不在那里。

            “我想年輕的女王會覺得比起我和你,他的出現不會那么讓人討厭,”薩爾半開玩笑地說道。

            “為什么?”澤坎的嘴變得十分干燥?!盀槭裁茨悴荒苋??我……我只是個無名小卒?!?/p>

            “薩魯法爾不這么認為,”薩爾答道?!拔乙膊贿@么認為。我有必須去做的事,必去要去的地方。尤卡從大地之環帶來了壞消息,在你于贊達拉中占據一席時,我將開始我自己的旅程。議會已經決定我們中的部分人必須在諾達希爾加入尤卡的行列,去更好地了解靈魂世界的不安。在那里我……嗯。最好還是只是去,然后不要希望什么?!?/p>

            薩爾將手放在澤坎的肩上,那感覺和不久前陪著他的存在給予的抓握感幾乎一模一樣。然后獸人離開了,辮子隨著沉重的步伐擺動著,他的胸膛微微前傾,仿佛他的負擔和疲憊已經沉重得無法背負。

            “帶上這個?!甭蹇矎乃麙熘S多利刃的腰帶上取下了一把匕首。它很輕,平衡性也很好,橫把上有一串琺瑯符文?!拔覀儼涯闼偷搅艘粋€毒蛇坑里,孩子。那里會有更多的刺客,更多的危險。你或許擁有一個薩滿的力量,但一把掛在腰帶上的利刃意味著你永遠也不會赤手空拳,即使是在你力量耗盡的時候?!?/p>

            澤坎接過匕首,小心翼翼地雙手托住?!爸x謝你,洛坎,但我不知道如何用它來戰斗?!?/p>

            暗矛巨魔將他的大拇指用力壓在澤坎的太陽穴上。

            “直覺,一切都是直覺。像個薩滿一樣思考,孩子?!彼蛑笆c點頭?!跋駛€士兵一樣戰斗。而為了你的目標,像影子一樣融入其中?!?/p>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