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9.0小說《暗影崛起》第19章 聯盟和部落首腦會談

          9.0小說《暗影崛起》第19章 聯盟和部落首腦會談

          魔獸世界 NGA : 泰莉亞 ? 2020-09-27 17:21:37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亞;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薩爾沉默的接過了季.火掌遞過來的信息,他低頭看著手中的信筏,感到無比的吃驚。

            “我只是離開了奧格瑞瑪兩天而已?!彼_爾有些氣餒的喃喃自語,“看起來在我不在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些大事?!?/p>

            季.火掌是火金派熊貓人的導師,他看著薩爾露出了禮貌而疲憊的微笑,顯然他已在這里等候許久:“很抱歉在你剛回家不久我就打斷了你應得的休息,薩爾。但我認為這是一個無比緊急的情況,并且只有你能處理?!?/p>

            說罷,這位熊貓人又深深地鞠了一躬,當他抬起腰的時候,他的微笑還多了幾分玩味和淘氣的色彩,擠走了原來壓著他的疲憊:“而且,我也想看看你會有什么反應?!?/p>

            季看著薩爾從坐騎上跳了下來,他們迎著熱烈的火光,順著木板鋪成的小路開始往奧格瑞瑪的高臺上向下走。薩爾打算去格羅瑪什要塞,那里是部落議會論政的地方,當他和季一起等候電梯把他們二人帶回奧格瑞瑪的地面上時,季有些局促的在圓鼓鼓的肚皮上不斷的輕敲著手指。他時而偷偷的瞄著薩爾,似乎等著他說些什么。

            “嗯......”終于,他好像憋不住了,“你怎么看這封信?”

            “我只能說,這份信的內容令人震驚?!彼_爾木然的做著答復,他又認真的看了一遍這封信。在海加爾山發生的事令他感到十分疲憊,疲憊帶來的頭痛正在他的后腦勺嗡嗡作響,而看了這份信后,嗡嗡作響的頭痛已經變成了震耳欲聾的尖鳴。這封信的官方說明是暴風城國王的信筏,但實際上里面的字跡卻是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女士獨特的筆跡。而這顯得格外玩味,他不得不思考,這封信筏是不是代表著另一個隱形事實?比如,聯盟正打算厚顏無恥的利用他和吉安娜之間的友誼來干涉甚至操控他,迫使他提供幫助?

            他并沒有想象中那么憤怒,或者說,如果有一天他需要聯盟的幫助,或許他也會這么做。

            但這并不能解決信里描述的難題,薩爾低頭閱讀著信中的內容,吉安娜的表現依然彬彬有禮,她對于部落議會做了一段友善的書面開場白,顯然是考慮到這封信會被議會里所有人閱讀,而這封信的目的也在呼吁他們整個集體——但有一小部分不同,有一小部分看起來是專門為他而寫。

            薩爾,如果你依然珍視我們的友誼,那請來見一見安度因國王和我吧。我現在與你們分享的是聯盟發現的,最為敏感的情報,希望你們不僅把這份分享當做一份友善的示意,更請你們能把它視為一份對行動的呼吁。

            “我曾希望在聯盟發現什么蛛絲馬跡之前就能解決贊達拉發生的內亂?!彼_爾嘆了口氣,最終對一旁看起來好奇無比的季做出了答復,“但人生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p>

            根據我們發現的情報,黑暗游俠們正在贊達拉的密林中穿行,我們的間諜大師在收集線索的時候被塔蘭吉女王發現并關押了。根據這些線索,聯盟中有相當一部分人確信贊達拉的女王正在和希爾瓦娜斯一起盤算著什么陰謀,但如果事實真的如此,我不相信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來見我們吧,老朋友,請求你,和我一起來保護這個剛剛簽署的休戰協議,盡管這份協議看起來像是在墨跡還沒干的時候就已經被撕成了飛舞的紙片。

            “我曾希望在聯盟知道之前解決贊達拉的動亂,”他最終回答好奇的熊貓人?!暗@……”

            吉安娜所說不假,這些內容決不允許被忽視。薩爾心里想著,他把這封信筏小心翼翼的折疊整齊,然后塞進了自己的腰帶里,確保它不會出現任何意外。沒有必要再讀一遍了,他已經下定決心。

            “我可以來參加這次的會議嗎?”

            薩爾愣了愣,然后抬了抬眉毛:“你想來參加嗎?”

            “我知道,這封信是寫給我們所有人的。而在潘達利亞有句老話,當一個閃電擊中了一棵不該被擊中的樹時,整座森林都會被燒毀?!奔境领o的回答著薩爾,電梯終于到了底兒,他陪著薩爾走到了奧格瑞瑪的大道上,然后發表著自己的思考:“現在,贊達拉就是那棵不該被擊中的樹,那些不懷好意的謠言就是那個閃電。也許你需要一個武僧的智慧,這個武僧或許能幫你撲滅這場已經逐漸抬頭的大火?!?/p>

            “而這次談判恐怕需要一些微妙的力量,季。我也知道,你的智慧通常包括了采取閃電行動?!彼_爾微微笑了一笑,“根據現在的句式,接受吉安娜的邀請就是閃電行動。但我想你心知肚明,接受這份邀請很可能不會受到議會里其他成員的支持和同意?!?/p>

            武僧沉沉的嘆了一口氣,他沉默的撫摸著他黑黑的,長長的大胡子。天色已經很晚了,奧格瑞瑪的街道上幾乎已看不到人影,天空中的滿月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篝火,清晰的照著他們走過的路。

            季終于說了話,對于薩爾的擔憂他不置可否:“的確如此,但不管他們支持與否,同意與否。我想你都會記得,曾經有一位臭名昭著的前任大酋長幾乎讓我的人們失去了他們的魂與心,所以我想,你一定能理解我為什么支持你做出行動?!?/p>

            薩爾沉默不語,他仿佛在季依稀的話語中回到了幾年前,那個時候,他在一場痛徹心扉的戰役里深入了奧格瑞瑪的地下堡壘,在那里擊敗了加爾魯什.地獄咆哮。為了他所造成的傷痛,為了他所犯下的各項罪行,薩爾擊敗了他,并伸張了正義。

            他還記得加爾魯什對權利的渴望以至于促使著他染指了古神的力量,他從古神的身上得到了一份強大而不合理的恐怖力量,因為這件事,他已不僅是熊貓人和聯盟的敵人,他亦成為了部落的敵人。

            仿佛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季似是安慰的說著:“現在,錦繡谷已經幾乎痊愈了?!?/p>

            “可是所有的熊貓人都將永世背負著加爾魯什刻下的痛楚而殘忍的傷痕?!?/p>

            薩爾說完,低頭認真的看著這位矮壯的熊貓人武僧大師,他認真的看著季的臉,然后在季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種熟悉的光芒。痛苦,悲傷,還有不可磨滅的堅韌。他在不久之前也看到了這個光芒,在月夜戰神的眼中,在泰蘭德.語風的眼中,他也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同樣的痛苦,同樣的悲傷,同樣的堅韌和決心。

            的確如此,無論是用烈焰焚毀世界之樹泰達希爾,還是用戰爭摧毀安寧的錦繡谷,這都是毫無意義,自私而無情的骯臟行為。

            “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彼_爾沉重的嘆了口氣,“危機永不止息,麻煩接踵而來?!?/p>

            季也陷入了沮喪,發出了一聲輕微的,聽不太清的哼聲。

            薩爾有些羨慕的看著周圍,看著他深愛的奧格瑞瑪。他看到幾個正在重建奧格瑞瑪的工人像是喝醉了,他們正互相攙扶著,跌跌撞撞的從酒吧往家走。他們的笑聲回蕩在城市里,回蕩在房屋的尖頂上,回蕩在深暗的月空里。他還看到四名奧格瑞瑪衛兵恪盡職守的站著崗,滾燙的火盆在他們的身邊用勁兒的燒著,散發著小小的光。

            “我們的贊達拉大使的報告越來越令人絕望,季?!?/p>

            “啊,你是在說年輕的澤坎嗎?洛坎酋長昨天剛剛啟程去了贊達拉,根據那些情報,他越來越擔心那個年輕的男孩兒?!?/p>

            薩爾點了點頭,他們已經走到了要塞門口,薩爾請季先走一步,而他緊緊跟上:“贊達拉女王正被試圖顛覆她統治的叛軍包圍著,贊樞利議會無計可施,越來越多針對女王的暗殺行動正在展開?,F在聯盟發出了信函希望與我們分享情報,而我不得不認為所有的事情都在被一個看不見的手推著走?!?/p>

            熊貓人定了定腳步,他用兩個手指不斷的捻著自己的黑胡子,大大的麻布遮住了要塞里圓形的議政廳,薩爾已經能聽到尖銳的嗓音和里面正在進行的爭吵,這不禁讓他對接下來即將要談的事充滿了擔憂。

            但這就是你回到部落的意義,這就是你成為這里響起的眾多聲音之一的意義,這也是你回到部落,并再次生活在部落的條件——永不止息的妥協,爭論與傾軋的權利。

            “我們應該也加入進去的?!彼_爾沮喪的沉著聲。

            “的確如此,我們已經走了這么遠,為什么要在最后一刻猶豫呢?”

            如果是從前,薩爾也許會給季一張自己平常要填的清單,在一旁嘲笑的看著他滿頭大汗花個幾個小時填完,看著他變得跟自己一樣對這一切都充滿了厭煩。但現在沒有,但現在正相反。

            “我好累,季,我累了。我現在覺得......我覺得我已經老了?!?/span>

            薩爾終于說出了這句簡單的話,他低著頭,語氣聽起來沮喪而無助。

            熊貓人輕哼了一聲,他用勁兒的把自己長長的黑胡子甩到了肩膀上:“在我長大的地方,有句話口耳相傳,叫做:姜還是老的辣?!?/p>

            薩爾輕笑了起來,他終于把那張大大的麻布拉到了一邊兒:“這是我聽過的,說我身上很臭的最有趣的一句話了?!?/p>

            “你終于回來了,薩爾?!甭迳斂吹剿_爾走進議政廳后著急的說著,他已在這里等候已久,他身邊的人也是如此“貝恩和佳莉亞在哪兒?請立刻告訴我們,看了聯盟發來的邀請后你打算怎么做?你的看法又是什么?”

            “貝恩和佳莉亞很快就到,他們會來這里告訴你們我們在與暗夜精靈的領袖會面時的所見所聞?!?/p>

            洛瑟瑪,塔麗薩,加茲魯維和莉莉安.沃斯朝他圍了過來,正如季告訴他的那樣,洛坎現在不在這里,雖然佳莉亞.米奈希爾和貝恩.血蹄還沒有回到個格羅瑪什要塞,薩爾還是從腰帶里把那封信拿了出來,他可以感到面前所有人對他的言語都抱滿期望,而這些期望都重重的壓在了他身上。

            好在沒等薩爾做出回應,季就想辦法減輕了他的負擔,也讓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壓抑情況變得輕松了不少,他用他毛茸茸的手掌在嘴邊圍成了一個圓,以便讓他的咳嗽聽起來更大更響亮,足以打斷所有人的注意并讓他們看向自己:“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回應這份邀請呢?朋友們?我們都知道,根據大使的報告,贊達拉現在發生的事情已經越來越黑暗,越來越可怕,甚至已經到了連聯盟也無法坐視不理的地步。如果我們決定無視這份善意的邀請,那么為什么一開始我們要決定簽署那份停戰條約?”

            薩爾很感激他的這位朋友幫他承受著射來的言語利箭,他現在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讓自己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大酋長,而不是一個普通的,平等的部落議會的一員。他堅定的站在了季的身邊,挺直了腰板點了點頭以示同意,以此來支持季的發現。

            但事與愿違,首席奧術師塔麗薩瞇起了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們倆,然后還是問起了那句話:“薩爾,你怎么想?”

            “我同意季的觀點,我最初希望在聯盟發現之前就能撲滅贊達拉燃起的反叛之火,但現在叛軍和贊達拉的沖突已經愈發明顯,以至于無法再躲躲藏藏的處理這件事。一直以來,我都非常了解吉安娜.普羅德摩爾,我也知道,除非情況已經惡化到了極點,她絕不會輕易做出這種事來?!?/p>

            洛瑟瑪發出了一聲嘲諷的嗤笑,他在胸前交叉著雙臂,鑲著鏤金花紋的紅色鳳袍在大廳中閃著光:“然后呢?她在贊達拉發現了黑暗游俠?多么牽強的理由,你不這么認為嗎?比如找一個合理的借口,讓我們可以幫忙去和贊達拉協商,釋放他們因非法入侵他國領土結果被捕的間諜大師。坦白而言,聯盟正在濫用我們高尚的禮貌?!?/p>

            薩爾搖了搖頭,最初他沒有考慮到這一點,但現在已經無關緊要:“現在我無意釋放他們的間諜大師,我會親自前往贊達拉并保護它。這是我現在唯一的所思所想。如果聯盟已經確認黑暗游俠們正在和塔蘭吉女王合謀,那么他們極有可能會發動一場新的戰場,到那時我無法譴責他們的選擇?!?/p>

            “呸!合謀?他們憑什么這么想?我們恨不得把希爾瓦娜斯的死忠者們一起打包送進監牢!”洛瑟瑪激動的說著,說完他有些生氣的吐了口口水。

            “我們知道彼此都對那些家伙并不友好?!彼_爾平靜的看著他,“但聯盟并不知道,聯盟對于部落正在發生的動蕩充滿擔憂,譬如這場叛亂,他們又知道多少?不,他們什么都知道。所以我必須去,我要去穩定局勢,減輕他們的恐慌,而且,我會去認真傾聽?!?/p>

            “傾聽?老兄,這個詞兒聽起來可真無聊。不如你直截了當的告訴那群討厭的人類們,告訴他們趕緊吱哇亂叫的遠離部落的領土,而且重點是——”新的貿易親王加茲魯維抬頭說道,他看起來只比首席奧術師的膝蓋高上那么一點點兒,但他還是簡單明了的分享了自己的立場,“在上次閱讀條約時我發現,條約里并不只是一堆溫文爾雅的言辭,所以老兄,算了吧。等他們先給我們送點兒什么東西,我們再根據條約釋放他們的間諜大師,兩全其美,對吧?”

            薩爾用鼻子深深地吸了口燥熱的空氣,他想說些什么,但季.火掌卻在之前發出了堅定有力的聲音。他向前邁了小小的一步,堅定的站在薩爾和其他部落議會成員之間:“他們會送給我們什么東西的,他們會送給我們他們的智慧,而我們會理性運用這些智慧。薩爾說的是事實,無論我們在這次會面里學到了什么,我們都會用它來保衛贊達拉?!?/p>

            洛瑟瑪看起來依然很焦慮,他有些不耐煩的來回輕拍著他腳上華麗奢靡的靴子,看起來異常不安。但最終,洛瑟瑪還是表示了妥協——他舉起了手,并對塔麗薩做了一個手勢:“塔麗薩,你能給他們打開一道通往贊達拉的傳送門嗎?讓薩爾他們回應這份邀請,向聯盟詢問更多信息?——嗯,你知道,我只是想知道更多關于黑暗游俠的情報而已,更何況,如果希爾瓦娜斯真的碰巧躲在贊達拉,那么我們就不能浪費這個機會,讓我們明天就把她丟進為她精心準備的監牢里?!?/p>

            “讓他們去吧?!崩蚶虬?沃斯也做出了同意,她剛為被遺忘者發聲不久,仍在部落議會里尋找著自己的位置,通常而言她總是少言寡語,但這次她的聲音聽起來異常果斷而自信?!叭魏文茏屛覀冏プ∨醯臋C會都不容浪費?!?/p>

            “放手去做吧!”基羅,這個看起來像是披著璀璨珠寶和精致皮革的小小狐貍的狐人代表也做出了同意,他之前一直縮在一個火盆旁安靜的暖著爪子,和莉莉安一樣,他也在部落議會里尋找著屬于自己的位置,雖然狐人是部落的新成員,但這次,他們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雖然我們之中的許多人已經離開了贊達拉去了世界各地游歷冒險,但它永遠是我們的家。如果贊達拉患上了名為背叛的惡疾,那么狐人絕不會坐視不理,我們會讓這塊土地痊愈?!?/p>

            樂觀的洛瑟瑪,果斷的莉莉安,現在,狐人的領袖也同意了。一切都在變好,薩爾不知道希爾瓦娜斯現在躲在哪里,但如果這次和聯盟的會面能有足夠的情報把部落引向她就更好了?,F在,只有加茲魯維尚不明確是否同意這次會面,但只靠他一個人的“不同意”無法推翻整個議會的決定。

            更重要的是,他必須和他達成共識,整個議會也必須達成共識。薩爾認真的盯著貿易親王,不耐煩而充滿耐心,一種熟悉的焦慮正在他的胸口不斷翻騰累積,他已經經歷了很多次戰爭,他也經歷了大災變,燃燒軍團的入侵和驚天動地的劫難。但薩爾仍然幸存了下來,他有一種本能,只有在時間和戰爭歷久彌堅的戰士方有這份對危險的本能。他的感官正在熱烈的發著聲,時間的確很重要,而現在共識更加重要。

            這個議會非常重要,他相信加茲魯維也這么認為。

            “唔,那好吧,老兄,管他三七二十一,去做吧!”貿易親王最終還是狡黠的轉了轉亮閃閃的眼珠,他揮了揮手,示意薩爾趕快出發,“快去吧!去抓住希爾瓦娜斯,這樣我們就再也不用提她的那些破事兒啦!然后我們就有時間來討論,來解決部落的問題,來解決我們的問題,還要解決一下地精的問題?!闭f著,他眨了眨眼睛,“我們早該這么做了,對吧?”

            塔麗薩難以抑制的輕笑了起來,然后她趕緊試圖掩飾自己愉快的聲音,但薩爾還是聽到了。她最終在歡欣中打開了一道傳送門,傳送門劃破了加茲魯維對薩爾做的調皮鬼臉,映出了一片海峽。而在海峽的另一邊,有一艘船正在安寧的等待著,遠處的天空黑云壓城,風暴正在醞釀匯聚,而在小船那里是唯一的一塊安寧之地。

            —?—?—?—?—?—?—?—?—?—?—?—?—?—?—?—?—?—?—?—?—?—?—?—?—?—?—?—?—?—?—?—?—?—?—?—?—?—?—?—?—?—?—?—?—?—?—?—?—?—?—?—?—?—?—?—?—?—?—?—?—?—?—?—?—?—?—?—?—?—?—?—?—?—?—?—?—?—?—?—?—?—?—?—?—?—?—?—?—?—?—?—?—?—?—?—?—?—?—?—?—?—?—?—?—?—?—?—?—?—?—?—?—?—?—?—?—?—?—?—?—?—?—?—?—?—?—?—?—?—?—?—?—?—?—?—?—?—?—?—?—?—?—?—?

            長久以來,薩爾都對等待充滿了厭倦,他也知道他的同伴季更不喜歡等待別人的感覺。他們兩個站在這艘船上,有些不耐煩的熊貓人站在這艘已經丟失了船帆的破船船邊,這艘船孤獨的飄在東部王國和贊達拉之間,上面沒有一船員。薩爾甚至覺得這艘船就好像是一頭死去許久的海底巨怪的巨大骨架附上了水面,已經沒有船帆的桅桿上還掛著幾個破破爛爛的繩索,看起來就像是在海風中不斷抽搐飄慌的巨獸內臟,褪色的甲板就好像是慘死在沙漠中的旅人尸體一樣泛著白。

            季看著西方,然后指著天上的黑云讓薩爾看了看。漆黑似墨的雨云低垂在海面之上,似乎僅需片刻這片黑云就會吞噬下面巨浪呼嘯的大海?;蛘咧灰C娴牟ɡ嗽俑呱弦淮?,就能和黑云的底部緊密相連。

            薩爾看著面前詭異的景象皺起了眉頭:“這片云完全靜止不動?!?/p>

            季抬頭看了薩爾一眼,有些擔憂的哼了一聲。

            “風暴,雨云,總是會隨著風在移動,而我們眼前的這片黑云更像是一堵不動的高墻?!?/p>

            “也許這是一個好消息,我們腳下這個破船連太陽雨都受不住,更別說是穿越這場風暴?!奔居行╊拷Y舌,目瞪口呆的說著,“我建議你趕緊把這場風暴記在名單上,這個規模簡直世間罕見?!?/p>

            “名單......”

            季嘆了口氣,高聲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一樁比一樁詭異,好像在背后有一只手在不斷的推動著這一切。一環套著一環,最后構成了我們看不到盡頭的命運之鎖?!?/p>

            的確如此,薩爾想著:“我之前希望至少能夠明白為什么靈魂的領域發生了如此大規模的混亂,能明白這究竟意味著什么起碼能讓這條看不到盡頭的命運之鎖解開一環,但是暗夜精靈們并不愿意借給我們一位女祭司一同探索這件事,她們甚至不愿意和我們討論靈魂領域出現了大規?;靵y這件事本身?!?/p>

            季失望的砸了砸舌頭,他瞇起眼睛緊緊的盯著前方不動如山的黑云:“所以說,你去了諾達希爾那么久,結果毫無進展?!?/p>

            “不,其實并非如此?!?/p>

            正在這時,周圍的空氣開始輕微的顫動著,薩爾他們停止了談話,一道法師開啟的傳送門在船上輕悄悄的出現了,緊接著,一聲輕微而脆弱的奧術回響劃破了這片荒涼而恐怖的海面的寂靜。季轉過身來正對著傳送門,瞇起眼睛有些警惕的做出了武僧的招架姿態,薩爾卻沒有。他靜靜的,認真的凝視著傳送門,奧術能量迸發的淡紫色光輝讓周圍的海霧泛著紫羅蘭的光,緊接著,腳步聲從里面傳了出來。起初是一個輕柔的聲音,然后這個聲音戛然而止,另一個腳步聲響了起來,聽起來比最初的聲音大上不少,只有披盔戴甲之人才有這樣的腳步聲。

            正如吉安娜所保證的一樣,聯盟只來了兩個人。

            薩爾靜靜的看著到訪的二人,臉上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請放心,這里沒有埋伏?!彼_心的問候著,然后看了看這艘又破又爛,簡直稱得上是幽靈船的詭異船只,“真可恥,這里可不是一個待客的好地方?!?/p>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大海的女兒。她再次成為了庫爾提拉斯的驕傲,一頭白發上有一縷金發暗自閃爍,她把它們編成了一條辮子披在肩上,剛走出傳送門,她就用她那把看上去像是用極北冰晶打造的優雅法杖站穩在了甲板上,即便她走下傳送門時這艘破船依然在微微的晃蕩著,但她如履平地,這不禁讓人亂想,她是不是在媽媽的肚子里時就已經有了一對天生適應出海航行的好腿。

            “薩爾,能看到你如約而來讓我今天滿是驚喜?!彼Y貌的做出了回答,然后也微笑著回應了他的微笑。然后,吉安娜把一個皮包放在了地上,“但你知道,這份驚喜不是因為和平將至?!?/p>

            “我也要感謝你能如約而來?!北╋L城國王也發出了聲,相比于吉安娜在甲板上的老成持重,暴風城國王看上去就格外的不自在了。他剛走出傳送門就開始搖搖晃晃了起來,然后強撐著皇室成員應有的沉穩和禮貌勉強站穩了身。當他說話的時候,薩爾注意到他眼睛周圍的皮膚映著痛苦的黑藍色,臉上刻滿了疲憊的神情。

            薩爾很了解這種疲憊的神情,國家百廢待興,被身為領導的責任終日摧殘,直到失眠,他對這些經歷再熟悉不過了,距離他上次看到暴風城國王不過短短幾個月而已,而現在的他看上去似乎老了整整一年。

            “季.火掌.......”吉安娜有些驚訝的揚了揚眉。

            “你好,海軍統帥。你好,陛下?!毙茇埲宋渖畬χ司狭藗€躬,“我們被迫在如此糟糕的情況下進行會面,真是令人失望?!?/p>

            “這點糟糕只是一個開始?!北╋L城國王有些木然的喃喃自語。

            安度因還沒來得及說他要說的那些糟糕的事情,薩爾就搶先一步舉手打斷了他要說的話:“在開始今天的談話之前,我有件事必須要和你分享。如果我們渴望彼此的信任,那我們就不會對彼此隱瞞什么大秘密,所以我會告訴你我所做的事:在不久之前,我剛見過了泰蘭德.語風女祭司,和瑪法里奧.怒風大師?!?/p>

            吉安娜和安度因仿佛是被他說的話驚到了,他們呆呆的看著他,也陷入了沉默。

            終于,吉安娜勉強張了張嘴,她似乎想說些什么,想問點什么,但沒有,她只能發出干癟的“哦,哦......”聲。

            薩爾深深的嘆了口氣,他沮喪的垂下了頭,撥弄了兩下垂在脖子上的頭發:“這次會面......進行的非常不順利,我嘗試著對他們做出道歉,做出部落的道歉,但是他們并不接受,他們現在似乎只想為已逝之人血債血償?!?/p>

            “這也是我們現在最在意的問題?!卑捕纫虬l出了聲,他的語氣聽起來非常不耐煩,然后用手在他們面前的空氣間劃了兩下?!暗@不是我們今天會談的重點,讓我們直接開門見山,進入今天的正題吧。好嗎?”

            吉安娜沉默著蹲了下來,她把手伸進了剛剛她放在地上的皮包里,然后拿出來了一支箭,這支箭看上去是贊達拉巨魔們經常使用的箭矢,上面還插有一些彩色的箭羽,之后,她還拿出了幾張羊皮紙。拿出這些東西后,她沉默的走了過來,然后把羊皮紙交給了薩爾,把那支箭交給了季,最后慢慢的回到了安度因的身邊。

            “聯盟根據線索攔截了一位部落的藥劑師,而根據供詞,他為一個叫做薇瑟林的黑暗游俠提供了治療和其他幫助。薇瑟林從阿拉希高地逃到了贊達拉,并且對一個組織匯報了她的計劃和警告,正如她的警告,現在海平面上出現了你我正在面對的這場風暴,這里已經不可通行。不僅如此,我們的間諜大師肖爾和大主教圖拉揚也發現了其他線索,而根據這些線索,我們確信有更多和你手中一樣的箭,這些箭也都被黑暗游俠們裝了屬于她們的箭羽?!卑捕纫蚶^續說著聯盟的發現,分享著聯盟的發現,這些內容讓薩爾無法反駁,“這些箭的箭羽看起來和普通的贊達拉巨魔使用的箭矢上的箭羽完全不同,如果你不愿承認和相信這點,我們還存有許多在戰爭中遺留收繳來的武器可以拿來這里進行更加詳細的比對?!?/p>

            薩爾已經開始仔細閱讀這些羊皮紙上記載的信息和筆記了,他如鯁在喉,可是當他聽了安度因最后的一句話后,他還是無法控制的把目光投向了安度因國王。

            “我可以幫你讀——”

            “我看得懂上面說了什么!”薩爾憤怒的咆哮了出來,他強迫安度因保持安靜,他需要認真而詳細的閱讀這些記錄和筆記,僅是初窺一角,筆記里的內容就讓他的心中充滿了恐懼,他可以感到恐懼和冷汗正在他的脖頸上匯聚,刺痛著他的身體,戰士的直覺告訴他一切并非僅此而已,還會有更多糟糕的事情出現。這些內容對部落而言糟糕透頂,對塔蘭吉本人而言更加如此。聯盟的發現,筆記里的內容和語言都證明了這一點,的確如此,這些東西全部出于黑暗游俠之筆。薩爾對那些冷酷而黑暗的弓箭手們使用的箭羽并不算非常熟悉,但他知道,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他反對或是懷疑聯盟對這一點下的定義,這些羊皮紙上記載的內容本身就已足夠令人憤慨。

            “我必須知道一點,你在出賣我們嗎?”安度因還是發了聲,他的聲音就好像是一個重重的船錨沉沉的壓在了甲板上,話還沒說完,凄厲的海風就猛地吹了過來,發出了刺耳的回響,直到安度因國王的聲音打斷了這刺耳的聲音,結束了這令人痛苦的回響“希爾瓦娜斯.風行者是否躲在贊達拉接受部落的庇護?薩爾,我是來此尋求答案的,今天我必須要得到答案?!?/p>

            季.火掌聞言怒氣沖沖的喘著粗氣,他強行抑制著自己的怒氣,站在了薩爾的身邊。

            “在現在的部落,在我們的部落里,已經對希爾瓦娜斯.風行者毫無愛意可言,我們對她的感情只有恨意,僅有恨意。部落絕不會包庇她的陰謀,貝恩.血蹄也絕不會容忍她那懦弱而狡詐的陰謀,我也不會。就在現在,達薩羅城外的密林中還燃燒著無法撲滅的大火——”薩爾輕聲做這回應,然后突然他提高了聲音,因為在這一刻,她發現了籠罩在塔蘭吉和她的王國身邊的黑暗,她也發現了這股黑暗多么深沉而狡詐,“贊達拉出現了叛軍,叛軍襲擊了塔蘭吉的皇宮,他們多次試圖刺殺塔蘭吉女王,而現在,據我所知,叛軍已經摧毀了不少祖達薩和納茲米爾的LOA的神殿。她的贊樞利議會已經無計可施,而塔蘭吉她拒絕放下仇恨向部落尋求支援?!?/p>

            說完,他看到了安度因國王疲憊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輕快的光芒,薩爾知道,或許對于人類而言,安度因長著一張好看而討人喜歡的臉蛋,但對所有獸人而言,這個國王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個被笨重的鎧甲怪獸吃進嘴里的粉紅色小人兒??芍辽佻F在,這個被鎧甲怪獸吃在嘴里的粉紅色小人兒相當有風度的點頭,并相信了他所分享的信息。

            但是,吉安娜的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她的聲音也是如此:“為什么?”她直接的問道。

            “什么為什么?”

            “她為什么不向你,不向部落尋求支援?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經同意加入部落了?!?/p>

            薩爾緊緊的盯著吉安娜的眼睛,他沉重的嘆了口氣,等待著吉安娜自己找到答案,等待著記憶和戰爭的痛苦帶給她答案:“你知道她不愿這么做的原因所在?!?/p>

            然后,吉安娜知道了答案,她低下了頭盯著自己的腳,看不見表情:“我明白了?!?/p>

            “我們要相信他們嗎?”安度因發出了聲,他看向了吉安娜,尋求著吉安娜的意見,而他們談話的聲音并不是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竊竊私語。

            “我愿意相信他們?!奔材纫沧龀隽舜鸢?,“我在認真思考,沒錯,我一直在思考,而我的思考告訴我,薩爾的話是事實——我相信貝恩.血蹄寧死也不會參與并支持部落潛藏和庇護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的計劃。所以我們現在必須找到這些潛藏在贊達拉的黑暗游俠,弄清楚她們到底想在贊達拉做什么,而我們都知道,不管她們出現在贊達拉是為了什么,都不可能是好事?!?/p>

            “看來閃電已經過去了?!奔厩那牡膶λ_爾說著,臉上終于露出了微笑。

            薩爾緊緊的閉上了雙眼,沒錯,閃電或許已經過去了,但危機仍未解決,一股幾近絕望的情緒沉沉的壓在他的肩上,但他仍然傲然挺立。部落不會被絕望和陰謀打垮,一切都還有希望,部落之前派出了澤坎讓他陪伴在女王身邊,而澤坎也贏得了塔蘭吉女王的寵信,可即便如此他們可能依然不清楚他們在面對什么。一副廣闊的野心藍圖逐漸在薩爾心中形成,隱隱而遙遠,朦朧而恐怖,塔蘭吉無疑是贊達拉的女王,但她仍過于年輕,過于魯莽,還沒有足夠的身為領袖的經驗,在現在敏感而動蕩的局勢下更顯得脆弱而孤獨,她對于吉安娜抱有私怨,對聯盟仍然抱有憎恨,這份怨恨使得她更加脆弱,利用吉安娜可以讓她成為一個完美的狩獵目標,她的王座已經岌岌可危。

            但是為什么?為什么是贊達拉和塔蘭吉?難道塔蘭吉身上有什么黑暗游俠或者是希爾瓦娜斯.風行者本人想要得到的東西嗎?薩爾沒有問出這句話,他把聯盟發現的證據們一股腦的塞進了自己的包里——他注意到安度因對此舉皺起了眉頭,但最終什么也沒說。毫無疑問,聯盟的特工們應該已經復制了這些證據和筆記,如果是薩爾,他也會這么做。

            “我必須親自去一趟贊達拉?!彼_爾最終做出了答復,他看了看安度因,又看了看吉安娜,“我們起初對贊達拉采取了謹慎的外交措施,用柔和的語言和羽毛筆書寫的書面信件試圖讓她保持警惕?!闭f著,他嚴肅的點了下頭,“但已經不夠了,現在是揮出鐵拳的時候了?!?/p>

            “那請不要忘記聯盟關于間諜大師的訴求,”安度因也作出了答復,但這時,一陣海風襲來,這艘遇難的船只開始更加劇烈的顛簸了起來,安度因勉強保持著站立,大聲的說著:“我知道,他非法出現在了贊達拉的海岸線上,但請相信,他之所以出現在那里并不是刻意的冒犯。他的發現給我們都帶來了極其重要,不可忽視的線索,這些線索證明了希爾瓦娜斯和她手下的黑暗游俠們已經成功滲透進了贊達拉大陸。我們請求部落不要在贊達拉王國恢復曾經的秩序之前傷害他,在事情解決之后,聯盟愿意使用任何公平的外交渠道重新贖回他。此外,聯盟也已經認識到了一點,我們做了一件很不友好的事,在發現這些線索后我們應該直接向部落聯絡,直接表明我們的懷疑,而不是在你們的領土上派遣我們的間諜進行行動?!?/p>

            季.火掌感激的點了點頭,雖然海風的嚎叫讓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低沉的哼哼:“您說的很好,陛下,而部落議會也會向您保證,部落絕對不會未經審判就處決任何一個囚犯?!?/p>

            那么,終于有了進展。暴風城國王在海風中瞇緊了眼睛:“我們希望能盡快把他接回暴風城,越快越好?!?/p>

            船只在越來越大的海風中更加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如果不是季的幫忙,薩爾可能已經被晃倒在了地上。季是一位極其優秀的武僧大師,他用高超的平衡力站穩在了不斷顛簸的船上,還抓緊了薩爾以免他突然摔進海里。吉安娜也是如此,她伸手抓緊了安度因,好好的扶穩了他。

            “給我兩天的時間!”薩爾高聲喊著,他在越來越凄厲,越來越猛烈的咆哮的巨浪和海風中掙扎著站好,“我會親自處理關于間諜大師的事,至于這些線索和發現,我也會親自去告訴塔蘭吉女王本人。就像你所期待的一樣,安度因國王,這一切很快就會有答案?!?/p>

            “如果——如果我們還能活夠兩天!”季怪叫著轉了個身,他看著贊達拉的方向,風暴和烏云已經遮擋了本該風平浪靜,陽光普照的大陸,黑云籠罩著這里,并仍在不斷擴散。其中一部分怒云正在咆哮著向他們所處的破船方向沖來,薄灰色的濃霧正在周圍不斷的翻滾,攜著遮天蔽日的,不斷翻滾的海浪洶涌而來。這預示著難以想象的暴風雨頃刻之間就會到達他們身邊。

            薩爾簡直不敢相信,人世間的海浪居然可以翻滾到如此規模。

            “就是這場風暴!它差點兒殺了弗林.法溫德和他船上的所有人!”薩爾勉強可以聽到吉安娜的嘶啞的叫喊,“而且風暴似乎是活了一樣,一直追趕著他的船!足有三次!”

            “傳送門!吉安娜!快!快召喚傳送門!”安度因國王在這場末世一般的暴風城中用力的喊著。

            薩爾勉強轉過了身子來面對著安度因和吉安娜,在風暴中,他朝前邁了幾步相當不穩定的步伐,說出了他的訴求:“給我兩天時間,在此之前不要做出任何入侵行為。并且信任我,信任我會解決贊達拉的事情,保持這份信任?!?/p>

            看起來他的是在對他們兩個人提出要求,但從頭到尾,他都在靜靜的看著吉安娜的雙眼。

            “我們同意!”安度因高聲喊著,風暴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轉瞬間就侵襲到了他們身邊,這艘無人船就像是浪濤中的一葉浮萍一般被憤怒而洶涌的海浪不斷的拋來拋去,“我們會等候兩天的時間,薩爾!但同時,我們絕對不能失去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現在所有的線索!”

            “沒時間了!薩爾!”季瘋狂的指向了如天邊滾雷一般洶涌的滔天巨浪,天上射下的雨滴就好像是百萬雄師射出的箭幕?!拔覀円呀洷焕г谶@場風暴里了!薩爾!”

            “吉安娜!”

            海軍統帥已經提前開始熟稔的施展起她的魔法了,她成功的召喚了一個傳送門,把她和安度因國王帶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在凄厲的風暴和海濤的喧囂中她聽到了薩爾的聲音。吉安娜堅定的轉過了身,她金色和銀色的秀發隨著狂風獵獵作響,然后她緊咬雙唇,在安度因和她的那扇傳送門對面又喚醒了一道奧術之力的紫藍色輝光。

            “你要去哪兒?!”吉安娜尖喊著問道。

            “送我去岸邊!”薩爾在風暴中高聲的喊著,他把雙手放到嘴邊高聲喊著,即便如此他依然擔心吉安娜會聽不到他的呼喚,“去達薩羅!”

            然后,傳送門打開了。在傳送門的中心是隱約可見的閃爍著光芒的城市縮影,薩爾一把抓住了在他身邊的熊貓人,然后可謂粗魯的把他丟了進去。最后他回頭看向了他的老朋友,吉安娜.普羅德摩爾緊緊拉著她的國王順著傳送門逃出了生天,而他也緊跟著逃出了這個末日一般的大海。

            當他順著傳送門即將到達贊達拉時,這艘船只終于不堪重負,在凄然的悲鳴聲中消失在了海底,成為了永不見天日的殘骸。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