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9.0小說《暗影崛起》第30章:肖爾弗林修成正果!

          9.0小說《暗影崛起》第30章:肖爾弗林修成正果!

          魔獸世界 NGA : 泰莉亞 ? 2020-09-11 17:21:40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亞;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肖爾從來沒有嘗試駕駛過贊達拉的船只,但他學起來相當上手。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為在海上航行而感到歡欣愉悅,這恰可說明這段時間他都明白了什么,以及他為暴風城帶來多么迫在眉睫的好消息。

            在返程的路上他久違的吃了一頓飽餐,胃里暖洋洋的——內心也是如此,溫暖而滿足。隨著時間的流逝,肖爾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看到暴風城的遙遠壯景正在海平線上慢慢升起,象牙白的燈塔在天邊投射著溫暖的光芒。部落的領袖們還給了他自由,并為他的返程準備了一艘商船,好客的商隊成員們豪邁的保證會帶他回到他想回到的任何地方。

            最初肖爾的內心充滿疑慮,任何表面上的友好可能都隱藏著陰謀,這是他的人生信條。所以他偷偷的檢查了船只上的貨倉,檢查了船上搭載的所有物品,他擔心部落會在這艘船上為聯盟準備一個可怕的陷阱,但令肖爾驚奇的是,船上并無任何炸藥或是其它奇怪而危險的造物,部落真誠的履行了他們的承諾。

            或許是對聯盟的歉意,也或許是對聯盟的謝意,塔蘭吉女王送上了滿滿一船部落宴會時所用的大餐。這正是肖爾現在最想看到的,這位前任囚犯瘋了一樣吃光了在船艙里堆得足有一個成年人類高低的贊達拉香料烤肉——這塊巨大的烤肉甚至還沒有來得及被切割分盤,但肖爾并不在乎,如果要說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那恐怕就是這個肉和他曾經所嘗過的肉類都不一樣,他并不知道這塊巨型烤肉來自于什么動物,他也永遠不想知道。

            “為了駛進港口的時候避免爭端,你準備好通行證了嗎?”肖爾百無聊賴的和哈坎船長搭著話,哈坎船長是一位高大強壯的維庫人,面色威武,表情嚴肅,一頭血紅色的密發張牙舞爪。

            “為什么要準備通行證?”船長豪爽的哼了一聲,“你就是活的通行證?!?/p>

            肖爾輕聲笑了出來,沒錯,的確是這樣。

            回家的旅途美好而平靜,再也沒有烏黑翻騰的魔法風暴在背后狂追不止,天氣祥和,海鷗們輕聲唱著歌。每一天都過得很快,但即便如此肖爾想要回家的心依然在不停的回響。到了第四天的時候,船上滿載的大餐已經只剩下了一點兒,間諜大師的沉穩也是如此。雖說暴風城港口已近在眼前,但肖爾卻愈發的緊張和焦躁,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去船上的監禁室轉上一圈,以此保證這個“禮物”在到達暴風城的最后關頭不會發生意外。

            是的,一個禮物。

            部落贈予的一個寶貴,而又意想不到的禮物。

            傳奇而又強大的獸人戰士薩爾親自找到了肖爾,他愿意讓肖爾回家,但肖爾必須完成他的一個委托:把這個禮物準確無誤,毫無意外的交給一個人,此外,再把一張送給某個人的信筏安然而保密的送到。

            薩爾很少親自去拜托別人,于是肖爾接受了這個委托——不過似乎以他當時的處境,他也沒有拒絕的權利,但是而言之,他就是這樣才安然登上回家了的快船。

            海鷗們的叫聲打斷了肖爾的回憶,船只已經駛入了暴風城港口,有一排海鷗正在他的頭頂滑翔,像是歡迎他終于回到了家鄉。肖爾激動的抓緊了船繩,半個身子都跨出了圍欄,有一大群人已經在港口等候著他,其中一個人身邊還跟著十幾位衛兵。

            大法師吉安娜.普羅德摩爾,還有暴風城的國王安度因.烏瑞恩,他們在那里靜靜的站著,從很早就開始等待著他的歸來。而在他們身邊的是一個看起來狼狽不堪,相當憔悴的人。

            弗林。

            商船輕輕地??吭诹烁劭?,雖然還未停穩,但肖爾毫不在乎。他在尚在搖晃的甲板上對著安度因國王感激的深鞠了一躬,他回家了,而回家的感覺真好。

            “部落沒有傷害你吧?”安度因有些擔憂的抬頭看向肖爾,他的眉毛因為緊張和擔心垂下了不少。

            “比起牢獄之苦更像是一次難忘的體驗,”肖爾輕笑了一聲,他做了個手勢邀請他們來船上一觀,“我之后可以和你分享這次經歷,但在這之前,我有東西要給你看看?!?/p>

            安度因開心的笑了起來,當他準備登船的時候,弗林卻突然把正在微笑著的安度因國王推到一邊。他徑直沖向了肖爾,給了他一個溫暖而有力的擁抱。

            在恍惚和驚訝中,肖爾也回敬了一個擁抱,他沒有料到弗林會給自己這么棒的問候,但他歡迎無比。

            弗林的身上還是熟悉的味道,聞起來就像是威士忌、海鹽和肥皂。也像是一場恍惚間遺失的夢境突然回到了自己的腦海,像是終于想起了自己在嘴邊無法說出口的心聲。

            “我像瘋了一樣在海上航行,”弗林把自己曬黑了的臉埋進了肖爾的肩膀。他感到肖爾的臂彎輕輕的,體重似乎也輕了不少。就在肖爾被關在贊達拉里的牢房里,為自己失去了享受安寧假期的機會而失落的時候,弗林則在外面為了抓住渺茫的機會,瘋了一般尋找救援,這讓肖爾永世都無法忘記。

            “我以前從來沒有這么航行過,但我不在乎,我一定要讓你回到我身邊?!?/p>

            “我回來了?!毙栞p聲說著。

            “歡迎回來?!?/p>

            “弗林……”終于,真正的表演開始了。肖爾清了清嗓子,“我有許多話想要和你說,今晚我們在鑲金玫瑰見,好嗎?”肖爾慢慢地把弗林從他們懷抱中松開,然后把那片完美的草葉放在了弗林的手里?!皠e遲到了?!?/p>

            弗林的表情似乎意味著他還不知道怎么處理手里的草葉,但他臉上的紅暈卻告訴了肖爾,他已經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切。

            正在這時,安度因登上了船,他出聲打斷了兩個人,好奇的的詢問著肖爾“什么事能讓你如此緊急?”

            “您還是親眼見證比較好,請隨我來?!毙柍谅暬貞鴩醯囊蓡?,他領著眾人走下了船艙,在前往禁閉室的路上,肖爾讓所有船員都離開了這里,他必須確保這里足夠的機密和安全。

            終于,他們走進了禁閉室內,這里的空間相當狹小,也相當陰暗。雖說點著兩根微燃的蠟燭,但仿佛這里的黑暗能吞沒所有的光線。

            肖爾砰的一聲打開了們,一個熟悉的身影被五花大綁,斜靠在墻上看著他們。

            吉安娜沉重的瞇起了雙眼,她微微向前走了兩步,隨意召喚了一團灼熱閃耀的火球,欣燃的光芒投射到了那個人影的臉上,——塞拉.月衛,她已被堵住了嘴巴,遍體鱗傷的瞪著他們。

            “塞拉.月衛......”吉安娜低聲喚出了她的名字,她滿腹疑問的看向肖爾,“部落讓你把她帶給我們的嗎?”

            “沒錯,而且沒有任何附加條件?!毙栄a充道。

            “可世間萬物都有附加條件,”安度因輕聲說著,他慢慢的越過了吉安娜,站到了塞拉的面前,“即便有時我們發覺不了這些條件?!?/p>

            塞拉.月衛惡狠狠的蹬著安度因,她猩紅色的雙眸在黑暗中閃著光,仿佛想用眼中熾燃的仇恨之火活活的燒死這位國王。

            “薩爾希望把她轉交給泰蘭德.語風女祭司,和瑪法里奧.怒風大師,并且要和這封信一起送到?!毙枌Π捕纫蜉p聲說著部落的要求,他從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那封保存完好,密封牢固的密信,并交給了安度因國王。

            這反而讓安度因困惑了起來,他有些不自然的眨著雙眼,然后做出了自己的評價:“他真是超乎意料的慷慨?!?/p>

            “我同意你的形容?!毙栒J真的回答。

            “我們定會認真完成他的委托,”安度因把這封密信夾在了胳膊之間,然后轉頭看向了癱倒在地的塞拉,“但首先,我要和她說兩句話,把她嘴里的東西拿出來吧?!?/p>

            塞拉沒有反抗,聽到了高階女祭司和大德魯伊的威名讓她的內心泛起了奇妙的漣漪,但即便如此,她眼中悶燃的仇恨之火依然沒有削減半毫,但安度因卻注意到她那猩紅的雙眼里有了其他的情感,有恐懼,但更多的則是期盼。

            期盼。

            “告訴我,她在哪?!笨砂捕纫騾s沒有浪費時間在這件事上,他直截了當的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在哪?”

            塞拉.月衛看著安度因,過了一會兒,她撇開了眼珠,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無論你去哪找她都已然徒勞的,太晚了,你已經輸了?!?/p>

            “是嗎?可是我的情報網卻告訴我一切恰好相反,”安度因沉聲說著,“你們沒能殺死邦桑迪,那些黑暗游俠們也被一舉殲滅,如果不是因為他那女主人的力量,納薩諾斯.凋零者也難逃正義的制裁?!?/p>

            塞拉.月衛不發一言,但聽到了納薩諾斯的名字讓她咬緊了嘴唇。

            “你知道你讓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嗎?你知道你為我的王國帶來了多少哭泣和痛苦嗎?”安度因緩緩的蹲了下來,他正視著曾經正義的守望者,問出了最后一個問題,“你知道嗎?你在乎嗎?”

            可塞拉.月衛卻笑了起來。

            “想笑就趁現在笑個夠吧,你這個垃圾,你已無路可逃?!卑捕纫蛘玖似饋?,“你的族人一定想和你好好談談,她們會來到暴風城,她們會搞清楚你為什么會為希爾瓦娜斯而效忠,我想你知道會發生什么?!?/p>

            可是墮落的守望者依然不發一言,她沉默著抬頭看向安度因,仿佛在想已經逝去的遙遠過去,吉安娜召喚的魔力之火迸射的光芒在她的臉上跳躍,可只會讓她的面孔更顯蒼白。

            “我知道會發生什么,我的確知道?!彼蝗粡堥_了嘴,“但是我的內心毫無波瀾,我沒有任何感覺,我也不會告訴她們任何東西,你只是在浪費你所剩無幾的時間?!?/p>

            安度因厭惡的哼出了聲,他站在一邊直勾勾的盯著她,一直盯著她,但突然,一股黑紫色的力量順著他的手臂逐漸匯聚在他的手上,然后在瞬息間就消失了。

            這份力量的出現和消逝不過瞬息之間,肖爾甚至都懷疑自己是否看到了面前的怪景。

            可安度因注意到了這份力量,他被嚇了一大跳,踉蹌的向后退去。

            肖爾感覺到吉安娜的似乎在盯著他,于是他似是探求真相一般扭頭看了看吉安娜,但即便是在他最瘋狂而恐怖的噩夢里也沒見過吉安娜露出過如此恐懼的表情,這個表情讓肖爾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安度因略微蜷縮了下身體,他似是精疲力盡般喘起了粗氣,然后后退著倒在了墻上。當他開始六神無主的掃視著伙伴們的表情想要看看他們是什么反應時,肖爾趕忙低下了頭,他知道絕不能讓安度因看到自己現在的臉。

            可塞拉卻不同,她突然歪頭狂笑了起來,她的笑聲刺耳而癲狂,直到她笑啞了嗓子,她才用自己可懼而單調的聲音問出了最后一個問題:“告訴我,知道自己注定失敗時感覺如何?振作起來吧,隕落的小獅子,你會成為一個很好的仆從,你會為我們付出一切,時間會證明這一點?!?/p>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