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暗影崛起》結局:希爾瓦娜斯和納薩諾斯的訣別

          《暗影崛起》結局:希爾瓦娜斯和納薩諾斯的訣別

          魔獸世界 NGA : 泰莉亞 ? 2020-09-08 14:35:18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亞;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這應該是《暗影崛起》里關于9.0信息量最大的一章了,翻譯潤色后和大家分享一下。

            感謝[@rapunzel]提供的資源。

            “那力量......將是你的牢籠......”巫妖王癱坐在地,發出了最后的警告。但他已是手下敗將,她對他已毫無興趣。

            “這個世界,才是牢籠?!?/span>

            —?—?—?—?—?—?—?—?—?—?—?—?—?—?—?—?—?—?—?—?—?—?—?—?—?—?—?—?—?—?—?—?

            戰斗結束了,在最后的最后,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用雙手握緊了統御之冠,她終于找到了這頂頭盔最脆弱的地方,就像是躍入激流之前所做的最后準備,希爾瓦娜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傾盡全力的對它傾瀉著自己的力量。她所積攢的所有權力,她所達成的所有交易,她所做出的所有承諾,她曾經的所有過往都是為了引向了這終結的一刻。一縷又一縷如幽靈般的冰霧圍繞在她的身邊,遠處冰巒的呼嘯在她周圍沸騰,冰冠堡壘已被攻破,它的主人業已被她擊敗。

            她周身涌動著無與倫比的力量,力量,權力,它們就像是一對攝人神魄的雙胞胎。統御之冠在希爾瓦娜斯的手中已經愈發脆弱,耐奧祖的牢籠,阿爾薩斯.米奈希爾的皇冠,無論它曾是什么,現在都在崩裂,就像是脆弱的骨頭一樣從中間斷裂開來。人類的世界和暗影界之間的障壁已經愈發脆弱,噬淵本身已經逐漸顯現,她可以感受到另一個世界正在屏障的另一邊顫動著,仿佛正在急切的呼喚著她趕緊前來。

            統御之冠抗拒著希爾瓦娜斯的碰觸,灼燒著她的雙手,但這只是螂臂擋車,希爾瓦娜斯早已做足了準備,統御之冠所抗拒的是它根本無法抗拒的死亡之力和走向毀滅的結局。

            希爾瓦娜斯感到一陣尖叫從自己的胸腔里涌了上來,緊接著,統御之冠破碎了,在她手中碎成了兩半。破碎產生了爆炸,爆炸所產生的沖擊夾雜著她的尖叫,最終咆哮著沖向了天穹。

            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統御之冠已經沒用了,它們像是垃圾一樣掉在了地上并滾落到了她的腳邊。巫妖王伯瓦爾.弗塔根,他仍披著那副盔甲,身上插滿了她的箭矢,皮膚布滿焦裂的傷痕。他抬頭看著她,然后看向了破碎的天穹,在無聲的沉默中震驚的看著她所完成的偉大杰作。

            那就讓他慢慢看吧,她在腦海中慢慢思考,讓他慢慢看吧,讓他知道,他現在已不值一提,茍延殘喘的活著,就像是米奈希爾家族的王冠一樣殘破而無用,被人遺忘,被人遺棄。

            “而我......”她結束了思考,說出了自己愿景,“將還這個世界自由?!?/span>

            天穹就像是滾落在地的統御之冠般破碎了,狂風在大地上鬼哭,一個嶄新的世界即將在他們面前打開。希爾瓦娜斯的披風在狂風的呼嘯下拍打著她的護膝,統御之冠的燒灼依然在她手心躍動,但希爾瓦娜斯只在意眼前的宏偉之景,她看著天穹中倒掛著伸向她的那座尖塔,如此纖細,如此黑暗,就像是一根手指,歡迎著她的到來。

            她回應了這份召喚,希爾瓦娜斯向前邁進一步,也向著死亡邁進一步。她已經可以聽到如合唱般的哀號,似是從遠處冰川席卷而來的慟哭狂風,高昂而尖銳??耧L不斷撕扯著她的身體,但她心無旁騖,眼睛里只有前方的道路。噬淵就在眼前,它在翻滾的黑暗中永不止息的頌唱著挽歌,噬淵在等待,噬淵已饑腸轆轆。

            突然,她感到地面在顫抖,希爾瓦娜斯停下了腳步,漆黑的濃霧逐漸在被冰雪覆蓋的山巒上匯聚,最終幻化成型,濃霧消散,納薩諾斯.凋零者跪在了她的面前,手里還緊握著那個小空瓶。

            “我的勇士?!?/span>希爾瓦娜斯輕聲細語,“你到來的時機再好不過,在我們一同邁起第一步前,先向我匯報你的勝利?!?/span>

            納薩諾斯沉默而緩慢的站了起來,她注意到他的雙手正在微微顫抖。他甚至還沒有完全起身,她心中的怒火便已開始狂嘯沸騰,而這個發現令納薩諾斯的臉上刻滿了悲傷。

            “我...我辜負了您,我的女王。邦桑迪還活著,塞拉.月衛業已被捕,我沒能完成您的命令,部落......他們來了,和贊達拉一起對抗著我們,在部落的幫助下邦桑迪只會對我們愈發挑釁?!?/span>

            希爾瓦娜斯把目光從納薩諾斯悲傷的臉上移開,看向了天穹中隱約可見的尖塔。他的失敗讓許多事情逐漸復雜了起來,也使她的心情從剛剛獲得勝利的滿足轉向暗淡。希爾瓦娜斯抬起了頭,短暫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她似乎能聽到薩魯法爾那討厭的聲音在她腦海中回響——

            “你注定失敗?!?/span>

            希爾瓦娜斯的身體因為憤怒而顫抖,她握緊了雙拳,渾然不顧指甲已剜入了自己帶著手套的手掌,她發出了一聲怒吼,終止了那沉寂已久的聲音。

            納薩諾斯小心翼翼的看著她,他虛偽的偽裝已經逐漸破碎,沒錯,他會掙扎著用那些已經準備好的借口和辯解為自己開脫,但她并不想聽。希爾瓦娜斯可以狠狠的給他一擊,聆聽他的慘叫,或者把他的靈魂挖出來。但這些行為都無法糾正納薩諾斯所犯的錯誤,只有繼續前進才能回到正軌。這是對她宏偉計劃的一次打擊,但她相信他們必將克服?;蛟S這并不容易,但為了完成使命,她需要付出巨大的犧牲。

            “還要我命令你退下嗎?”

            納薩諾斯咽了口唾沫,仿佛耗盡了全身的力氣。他捏碎了緊握在手里的小瓶,發出了像捏碎骨頭一樣的清脆聲響。閃爍著微光的浮塵像碎沙一樣從他的指間滑落,“我會回到瑪瑞斯農場,并在那里等待著您的下一個命令,我的女王?!?/span>

            他的聲音中似乎夾雜著一些希冀,希爾瓦娜斯聽出了希冀的聲音,但這份希冀就像從鳥巢里跌落的雛鳥一樣脆弱。

            “隨便你去哪,納薩諾斯。別再空度時光,那個洛阿非常了解暗影界,我希望你能帶著解決他的辦法回到我身邊?!?/span>希爾瓦娜斯輕輕揮舞了一下手指,好像要拂去身上一片討厭的塵埃。“而我的道路則在前方。

            的確如此,所以她必須繼續前進,為了力量,追求力量,也僅有力量,她需要力量,不是為自己牟取力量,而是為了使用力量。不公正的生命天梯必須被拆除,不是一層一層的拆除,而是徹底拆除,全部毀掉。

            她在這個自詡正義的宇宙里已經當了太久的玩物了,典獄長也是如此,他知道到底該怎么做。

            納薩諾斯似乎已經離開了,但希爾瓦娜斯并不關心,他離開與否,什么時候離開,這都已無關緊要。

            希爾瓦娜斯已經融入了黑暗之中,最終,她也會成為黑暗的一部分。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