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暗影崛起》14章 薩爾與泰蘭德在諾達希爾的會面

          《暗影崛起》14章 薩爾與泰蘭德在諾達希爾的會面

          魔獸世界 NGA : 我將融入這黑夜 ? 2020-09-07 15:26:09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我將融入這黑夜;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本人英語比較捉急,但是因為對暗夜精靈的劇情比較感興趣,而且這一段劇情個人感覺比較重要,加上小說并未在國內發售,大部分玩家沒辦法看到,所以特此厚著臉皮嘗試著翻譯一下這一章節,分享給大家。

            第十四章

            奧格瑞瑪

            薩爾推開了面前那盤熱氣騰騰的烤肉盤,Yukha一到桌邊,他就沒有胃口了。他已經從澤坎那里得到了贊達拉的消息,在部落議會宴會上刺殺塔蘭吉女王的刺客又出手了。他們組織嚴密,自稱寡婦之咬。他們打傷了一些皇家衛士,然后綁架了兩個平民。

            來自澤坎的信息皺巴巴地躺在他那未動過的餐盤邊上。他在精神谷弄了一間小房子,只不過是一間小屋,剛好用來存放他的東西和一張床。其他部落議會成員愿意給他提供更豪華的住宅,但薩爾更喜歡簡陋的房子。一個更大的房子只會讓他感覺更加空蕩蕩的,因為他的妻子阿格拉和他的孩子杜拉卡以及小Rehze都不在他身邊。

            是的,一間簡單的小屋就夠了。除非他的家人過來和他一起居住,或者部落不再需要他了。

            “這些你不吃了嗎?”Yukha靠在他那雕刻出來的薩滿法杖上,若有所思地捻著他的灰色胡子。

            “你是來偷吃我的晚餐的,還是來做你的工作的,Yukha?”

            薩滿笑了笑?!袄吓笥?,你的信已經送到了諾達希爾,我隨身帶著回信。月夜戰神愿意見你,但有一個條件?!?/p>

            薩爾正了正姿勢,現在他更感覺不到饑餓了?!笆鞘裁??說出來吧?!?/p>

            “她說你必須帶上虧欠之物?!?/p>

            薩爾皺起了眉頭,搔了搔下巴?!八€說了什么?”

            “沒有了?!盰ukha聳聳肩,伸手去摸桌上那只越來越冷的烤野豬的臀部,撕下一塊燒焦的皮吃了起來?!八f你會知道那意味著什么?!?/p>

            “我明白了。她看起來怎么樣?”

            見到薩爾對自己的行為無動于衷,Yukha的膽子更大了。他撕下了一大塊野豬肉?!八呐鸾z毫沒有減輕,如果你問的是這個的話?!?/p>

            當然不可能減輕。如果是我的話,我的怒火會燃燒一千年。

            “很好。我終于可以暫時離開這里了,不用再等待信使以及平息議會上的爭吵?!彼麌@了一口氣,“而那只會導致另一場爭吵?!?/p>

            薩爾從桌子上站起來,蹣跚地走到門口?!靶』镒?!”他喊道。

            一個瘦骨嶙峋的獸人的腦袋探了出來,他推開了遮擋著門口的皮簾。

            “快去要塞。叫上佳麗婭·米奈希爾和貝恩·血蹄,我們要在日落前動身前往諾達希爾?!?/p>

            “馬上!”

            男孩離開了,薩爾走到他空蕩蕩的床邊,從他那放著東西的大箱子里面掏出一條干凈的皮馬具和一件紅色的編織斗篷,這是阿格拉教孩子們編織時做的。一個黃色和深紅色的精致圖案沿著邊界延伸交叉,薩爾用手指勾勒著它的輪廓。家的味道。

            他聳了聳肩,把斗篷披在肩上,而Yukha則揉著下巴?!班?,亡靈女人和牛頭人大酋長。你確定這明智嗎?他們的存在不會讓她想起女妖之王嗎?”

            “貝恩和希爾瓦娜斯互相鄙視?!彼_爾回答道。他離開了小屋,薩滿緊隨其后。眾所周知,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在貝恩試圖推翻她的統治之前,就認為貝恩是個軟弱的累贅。她對牛頭人的憎恨使得薩爾獲得了更多的支持?,F在他對貝恩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見證了他對大地母親和靈魂的虔誠,他對這位牛頭人酋長的敬重也與日俱增。

            陽光被籠罩著城市的灰霾阻擋在外,薩爾發現自己想念著納格蘭農場上那片陰涼的池塘。他幾乎能聽到孩子們在水里嬉戲的笑聲。

            “那那個女人呢?”Yukha問道。

            “佳麗婭·米奈希爾希望彌合被遺忘者和最近被復生的卡多雷之間的鴻溝。我看不出有什么壞處?!?/p>

            他們肩并肩地站著,老薩滿倚靠著他的法杖,薩爾的目光則在薩滿居住區下面的街道上打量著,那里擠滿了商店和鍛造廠,鐵匠們試圖彌補血戰留下的赤字,鐵砧日夜響個不停。

            Yukha聽了他的話畏縮了。

            “你不認同嗎?”薩爾的眼睛盯著喧鬧的街道,Gunk正在穿過下面蜿蜒的商業區。

            “如果你一個人來就更好了?!?/p>

            “半數部落議會的成員已經確信我將在諾達希爾遭到伏擊,我必須作出一些小小的妥協?!盙unk光著小腳朝著力量谷飛奔而去,最終消失在了薩爾的視線里?!叭绻@令你感到困擾的話,那你就回去把我剩下的晚餐給吃完吧?!?/p>

            聽到這話,Yukha粗獷地笑了起來?!肮?,縛地者,沒有我,你還真的成不了事。我已經和保護世界樹的德魯伊協商過,我將護送你和你選擇的同伴安全地通過?!?/p>

            薩爾對這個舊頭銜畏縮了。它不再適合他了?!昂冒?。我已經覺得夠安全了?!?/p>

            Yukha無視了薩爾的反駁?!癟iala向我保證,通往世界之樹的道路將為我們安全開放。我會帶你去那里,然后去見泰蘭德。之后嘛,之后,你就只能靠自己了?!?/p>

            你必須帶上虧欠之物。

            薩爾不是傻瓜。當然,泰蘭德·語風和瑪法里奧·怒風需要一些姿態,一些對泰達希爾的戰爭罪行的回應和答復。即使在納格蘭,即使切斷了他與薩滿力量的聯系,他也感覺到了艾澤拉斯發生劇變的那一刻,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的憤怒點燃了卡多雷的首都。那里很安靜,很遙遠,但他仍然聽到了無數死難者的哭喊聲,在那短暫而可怕的時刻,他聞到了空氣中從未有過的煙味。

            他欠了什么?

            他該怎么回應這個要求?他并沒有參與這場部落犯下暴行的戰爭,這也許就是泰蘭德和瑪法里奧愿意與他會面的原因。在這個真實的罪行面前,清白對他來說像是一個脆弱的盾牌。但這對他來說遠遠不夠。他凝視著聳立的高原和飄揚著的奧格瑞瑪旗幟,想象著它在燃燒,想象著這座曾經是如此多生命、歡樂、戰爭和痛苦的源泉的城市變成了燃燒的瓦礫。如果發生這樣的事,他會想要什么?他需要什么?

            有什么藥膏能撫平這么深的傷口?

            他們在瓦羅莫克更換了坐騎,留下了長鬃的馭風者,換成了已經備好鞍座的四只焦躁不安的角鷹獸,它們有著如彩虹般的藍色、紫色和綠色的鮮艷羽毛。幸運的是,最大的那只能夠承受貝恩這樣龐大的體型。薩爾在壓抑的沉思中度過了疲憊的旅程,幾乎沒有注意到奧格瑞瑪郊外像傷疤一樣的露天礦,之后才留意到了南怒水河河畔平靜的景色。沿著這條翻騰著的河流,角鷹獸把它們抬得越來越高,艾薩拉的光禿禿的樹木在大地上消失得只剩下一片鮮血般的痕跡,最后海加爾山在薄霧中勾勒出了自己的輪廓。

            天空開始變暗了,仿佛一塊美麗的紫水晶,他們終于第一眼瞥見了這棵世界之樹,樹根像粗糙的手一樣緊緊抓住了山腰。

            “哦,”他聽到佳麗婭·米奈希爾在他右邊輕輕地說?!芭?,它真美啊?!?/p>

            “諾達希爾,”貝恩·血蹄補充道,回應了她的喜悅?!吧n穹之冠。在一棵世界樹的樹蔭下行走,真是一種恩賜?!?/p>

            “看!”佳麗婭指著諾達希爾湖面上一對嬉戲著的精靈龍。它們互相追逐,盤旋著,然后飛向了山丘上的空地,薩爾、佳麗婭、貝恩和Yukha在那里降落。精靈龍在距離佳麗婭不到幾英寸的地方經過,它們紫色和粉色的翅膀撩動著她的頭發。

            他們下了坐騎,正如Yukha承諾的那樣安全。當他們在令人窒息的安靜中等待的時候,角鷹獸們被牽走了。

            “這里的光線太不一樣了,它們照在樹葉上的樣子……”佳麗婭喃喃地說,她凝視著那棵世界樹,即使是最敏銳的眼睛也看不到它的頂端?!斑€有那些花!你見過比它們更藍的花朵嗎?”

            “以我父親的靈魂為名,這真的是來自大地母親的祝福?!必惗鞴蛄讼聛?,裝飾著他的角和盔甲的珠子閃爍著,他欣賞著其中一朵花,嗅著花香。

            薩爾看著黑夜的幽暗向他們爬來,侵蝕著空地,唯一能抵擋黑暗的東西,就是石柱上頂著的明亮的湛藍火焰。盡管空氣清新,鮮花美麗,薩爾還是不能讓自己放松下來。

            “這地方籠罩著一層陰影,”他輕聲說道。在旅館的屋檐下,一個海加爾山的守望者,披著諾達希爾的棕綠色標志的衣服,靠著樹根,正在守夜。

            只有Yukha聽見了他的話?!拔覀儜搫幼骺煲稽c。來吧?!?/p>

            薩滿領著他們,繞過灰色的木屋旅館,帶他們走下一個淺淺的斜坡,來到了清澈的湖畔前。他的法杖輕拍著潮濕的土地,使得他們面前的水面變得足夠堅固,能讓他們在上面行走。Yukha用他那老邁的腿緊跟在他們身后。

            薩爾警告貝恩和佳麗婭:“謹言慎行?!?。

            “也許現在最好多聽一些聆聽,”貝恩嚴肅地點頭回答?!斑^多的話語無助于治愈舊傷?!?/p>

            “是的,你能感覺到籠罩在這個地方的黑暗嗎?”

            “哀悼……”佳麗婭輕輕地說,她的腳步像雨滴一樣細膩地落在水路上?!耙婚_始我沒有意識到,世界樹的美是壓倒性的。薩爾說的對,這個地方正在哀悼,我們侵犯了他們的悲痛?!?/p>

            薩爾點了點頭,很高興他們都明白形勢的嚴峻??磥硭髦堑剡x擇了同伴。

            薩爾重申了他在部落議會上為這次前往諾達希爾的旅程辯論時提出的一個論點:“我也許不該來,但靈魂的國度已經支離破碎,我們的薩滿找不到原因。這太可怕了,不容忽視?!?。

            湖的另一邊慢慢浮現出了一座小山,這座山頂有著三頂銀色的帳篷,柱子上雕刻著錯綜復雜的樹葉和彩繪的月亮。帳篷前鋪著厚厚的毯子和毛皮,還有一張低而有軟墊的長凳,扶手被刻成了貓頭鷹的樣子。在長凳下,一個暗夜精靈女孩正在悲傷地彈奏著一把魯特琴。

            薩爾幾乎沒有注意到那沉悶的音樂,坐在貓頭鷹長椅上的兩個帝王般的人物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當他們走近時,其中一個人影站了起來,觀察著他們,但拒絕鞠躬,也不表示任何敬意。大德魯伊瑪法里奧·怒風給人留下了一種氣勢磅礴的印象,高大強壯,像古董一樣,頭上長著一對雄鹿的鹿角,手臂上長著羽毛,下巴上還留著比Yukha更長而細的翡翠胡須。

            與象征著森林與自然之力的瑪法里奧不同,他的妻子泰蘭德·語風是月亮女神艾露恩的崇高化身。她的白色琺瑯盔甲上綴著銀,可能是由星光本身編織而成。兩條綠松石色的辮子襯托著她的臉,干凈美麗的裝束和秀發使得她漆黑的眼睛更加令人不安。

            瑪法里奧和泰蘭德并不孤單,薩爾驚訝地發現瑪維·影歌和珊蒂斯·羽月都加入了他們。兩個暗夜精靈一直在涼亭后面低聲交談,但在部落的到來的時候沉默了下來?,斁S冰冷的鋼盔,有翼而鋒利,與周圍和諧的自然美景形成了不安的對比。只有她的翡翠綠色斗篷,在云朵般柔軟的毛皮上,融入了它們寧靜的環境。珊蒂斯·羽月和她的同伴一樣帶著武器和盔甲來到這里,一頭深藍色的頭發從她的皮革頭盔上垂下來,她的眼睛被隱藏了起來,盡管他幾乎不需要看到它們就知道它們不友好。

            Yukha在離地毯邊緣幾英尺的地方攔住了他們,薩爾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佳麗婭在獸人旁邊等著,貝恩在她左邊。

            薩爾期待著冷淡的接待,深深地鞠了一躬,并且發現議會的同僚們也這樣做了。

            “如約而至?!盰ukha也表達了他對卡多雷領導層的尊敬?!八_爾,杜隆坦之子,牛頭人的大酋長,貝恩血蹄,和佳麗婭·米奈希爾,洛丹倫公主及被遺忘者議會的顧問。他們來討論由大地之環的薩滿和月光林地德魯伊所關注的靈魂世界的騷亂?!?/p>

            泰蘭德只是輕拍了一下樂師的肩膀。那女孩最后彈了一下,然后就安靜下來了。林中響起了夜歌般的蟲鳴,但是這并沒有緩和那尷尬的寂靜。薩爾把注意力集中在泰蘭德身上,因為她一直盯著他,沒有移開過視線。

            “謝謝你同意這次會面,”薩爾開口說道,聲音出人意料地沙啞了。他清了清嗓子,繼續往前走?!癥ukha和其他人感覺到一種邪惡的力量干擾了靈魂國度。我們的死者并沒有像他們所應該的那樣獲得安息,他們對薩滿試圖引導他們的行為置若罔聞?!?/p>

            什么反應都沒有。他們甚至都沒有眨眼睛。盡管瑪維和珊蒂斯帶著頭盔,他也認為她們是一樣的表情。

            “Yukha告訴我,你們的女祭司也有類似的發現,”薩爾繼續說道。他有一點生氣,他的臉因為受到了他們的侮辱而變紅了。在他年輕的時候,他不會忍受這種侮辱?!拔覀儊韺で蟠鸢?,你們會與我們談談么?”

            他們還是沒有任何回應。沉默,冷酷無情的沉默。在他身邊,佳麗婭緊張地轉了一下身。

            薩爾使自己冷靜了下來,以免說出一些魯莽的話。他再一次望著泰蘭德的眼睛,她的眼睛燃燒著永不冷卻的余燼,仿佛一個黑暗的光環催眠著他。在納格蘭的那一刻又回到了他身上,他嘗到了煙味,感覺到了一種遙遠的痛苦。但是這種痛苦對她來說卻并不遙遠,它一直持續著,就像泰達希爾燃燒的那一天一樣強烈。他們曾經并肩而戰,他、泰蘭德和瑪法里奧,三個人都在保衛諾達希爾。他們設法挽救了那棵樹,但現在他卻必須對焚燒它妹妹的罪行作出答復。他們甚至見證了他與妻子阿格拉的婚禮,就在諾達希爾的樹蔭之下,盡管那似乎已經是前世的事了。也許泰蘭德的憤怒已經徹底抹去了那些記憶。

            “我帶來了你想要的,虧欠之物,”薩爾說,他終于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生命的火花?!拔医o你帶來了部落誠摯的歉意。我們已經不再是大酋長一人獨裁了,而是所有人共同管理著部落。我們已經成立了一個議會,這樣就不會有人能像希爾瓦娜斯那樣濫用權力了。就像......就像希爾瓦娜斯濫用這種權力屠殺你的人民一樣?!?/p>

            他發誓天上的月亮更亮了,好像一提到女妖之王的名字就點燃了它的怒火。

            薩爾繼續說:“這位是佳麗婭·米奈希爾,她是我們想要改變自身的榜樣?!奔邀悑I點點頭,但仁慈地保持著沉默?!袄蚶虬?middot;沃斯現在代表著被遺忘者。兩個女人都想重新改造自己,擺脫希爾瓦娜斯,擺脫她的毒害影響。那些同情叛徒的人都被流放了,她的忠誠者也都被連根拔起。貝恩·血蹄甚至曾試圖推翻希爾瓦娜斯,除掉她作為大酋長的職務??上У氖?,他沒有早點這么做,而更多的人不聽他的?!?/p>

            他是在對著墻說話嗎?什么也不能打動泰蘭德嗎?即是是瑪法里奧也對他微微點頭表示理解,當然,也許也只是表示他在聽。

            令他驚訝的是,珊蒂斯·羽月摘下了頭盔,露出了下面的紅色面紋和令人吃驚的白色眼眸?!八_爾,你應該理解我們的猶豫。即使是我們自己的盟友所作的承諾也被打破了。我會繼續聽你說更多的,但這只是因為我渴望正義,就像我渴望治愈我們的人民一樣?!?/p>

            瑪維嗤之以鼻?!靶⌒狞c,珊蒂斯。冒著危險去相信他的甜言蜜語吧,加入部落去獵殺希爾瓦娜斯吧,一旦行動完成,你會再次發現他們的匕首抵在你背后?!?/p>

            聽了這話,泰蘭德幾乎笑了。

            珊蒂斯在沮喪中將眉毛皺到了一起?!拔蚁嘈耪x就是行動,瑪維,我以前也說過?!?/p>

            “誰的行動?”瑪維問道,她尖銳的聲音打破了空地的寧靜?!安柯涞??誰的行動?什么正義?我不會滿足于只有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得到她應得的。泰達希爾被焚燒的時候,她并不是孤身一人?!?/p>

            “貝恩因為反對希爾瓦娜斯而被監禁?!八_爾提醒他們?!澳翘觳皇撬械牟柯涠己退驹谝黄??!?/p>

            “但她代表你們的立場,為你們的立場行動,”瑪維回擊道?!扒蹰L是部落的聲音,部落的手,但現在你們已經分散成了一個議會,也把罪行和指責分散了,面對這段永遠不會被遺忘的歷史,你們選擇躲在懦弱的制度修正背后!”

            她朝他走了一步,怒火更旺了。珊蒂斯小心翼翼地把她拉了回來。

            “我懷疑你是否愿意為聯盟犯下的每一個錯誤和罪行負責,”珊蒂斯用一種安慰的語氣說。

            “是的,”貝恩大聲說?!澳悻F在想要的正義是什么?是燒了雷霆崖,還是燒了奧格瑞瑪?我們無辜的人的死亡能安撫你嗎?你認為痛苦不只是帶來更多的痛苦嗎?”

            “薩魯法爾大王與希爾瓦娜斯策劃了圍攻,盡管他無意摧毀世界之樹?!彼_爾補充道?!八谶@中間所扮演的角色是不能被忘記的,但他現在已經躺在墳墓里了,是他自己的大酋長把他送進去的?!?/p>

            佳麗婭·米奈希爾分別瞥了一眼薩爾和更高、更大的貝恩,然后輕輕地把她的聲音和他們的聲音結合起來。輕柔,但同樣堅定和鎮定?!斑@些分歧會分散我們的注意力,這只會使我們無法逮捕到真正的罪魁禍首?!?/p>

            瑪維轉過身來,看著泰蘭德和瑪法里奧的反應,但他們都沒有回答。在揮之不去的沉默中,珊蒂斯又一次大膽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我們同意……達成一個暫時的諒解,”她說,顯然是小心翼翼地選擇了她的用詞,“我們這樣做并不是為了完全免除部落的責任,這只是一時的策略。我看不出為什么不能這樣?!?/p>

            “我看到了很多原因,”瑪維咕噥著說。

            泰蘭德似乎還不想說話。

            精靈樂師又開始撥動她的魯特琴,但泰蘭德猛地把手拍在長凳上貓頭鷹形狀的扶手上,要求大家安靜下來。天上的月亮變大了嗎?是不是更近了?更充滿了威脅?

            “還不是時候?!爆敺ɡ飱W的渾厚而低沉的聲音填滿了空地。他俯下身去,把一只長滿毛皮、帶爪子的手放在妻子的肩上?!斑@次會面太愚蠢了。讓他們走吧?!?/p>

            泰蘭德松開雙腿,坐回長椅上,甩了一個臉色,然后掙脫了丈夫的手。

            然后,突然,她開口說話了。

            “當你清洗了一千具被燒焦的卡多雷的尸體,當你跪下親吻了一千個慟哭著的靈魂的腳,當你直視著他們的雙眼,告訴他們‘我們的部落已經改變了’,而他們真的相信你時,我才會接受你的道歉,并且平等地對待你?!碧┨m德的聲音,尖利地鋼鐵,劃破了空氣?!拔以谶@里的同胞們也許愿意接受你們對正義和援助的空洞承諾,但我知道得更清楚。我吸取到了足夠的教訓?!?/p>

            然后她站了起來,薩爾擔心月亮會真的從天上掉下來,在泰蘭德的命令下把他們砸碎。她的眼睛雖然是黑色的,但不知怎么地竟在發光,艾露恩的怒火隨著每一個字在她的皮膚上越燒越亮。林中的空地也變得灰暗,幾乎死去了,仿佛她按照自己的意愿,使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生機,樹木枯萎,花草凋零。

            “那天你們部落制造了多少孤兒?”泰蘭德的手斜著劃過她的身體?!澳切┖⒆訒L大的,他們每天早上醒來,嘴里都飽含著灰燼的滋味,總有一天他們會來找你們。哦,他們會來找你們的,他們會讓你們嘗到同樣的灰燼的滋味,然后你們就會知道什么才是他們的正義?!彼肿讼聛?,好像喘了口氣。陽光又回到了空地上,周圍的植物又恢復了生機。

            “快點,”Yukha咕噥著,試圖把他們集合起來?!拔覀兊米吡?。這是個錯誤,我不該帶你來的?!?/p>

            貝恩和佳麗婭讓Yukha把他們趕回到閃閃發光的水路上。薩爾留在了最后,只是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走著,沒有把背露給泰蘭德。作為對他的擔憂的回應,泰蘭德把最后的話只對他說了。

            “你會發現,正義遠沒有你們面臨懲罰時的可悲借口那么甜蜜,當正義來臨時,將不會再有什么停戰協議來拯救你們?!?/p>

            薩爾覺得Yukha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猛地拉了一下。但他不同意薩滿的評估:他們的到來是重要和正確的。薩爾本以為他知道泰蘭德想要什么,他應該感到后悔,但現在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他輕松地甩開了Yukha的手,用拳頭捂住胸口,以示誠意。

            “那我就把欠你的東西帶來。下一次,我不會帶來言語或承諾,我會給你提來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的頭顱?!?/p>

            泰蘭德·語風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微笑?!澳蔷瓦@樣去做吧,不然就永遠不要再來了?!?/p>

            https://ngabbs.com/read.php?&tid=23250258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