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魔獸小說《暗影崛起》節選 弗林和肖爾的海上冒險

          魔獸小說《暗影崛起》節選 弗林和肖爾的海上冒險

          魔獸世界 NGA : 泰莉亞 ? 2020-07-10 14:45:05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亞;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嘿,伙計!你覺得她怎么樣?無畏的奧爾瓦號!來,跟我一起念一遍她的名字:無畏的奧爾瓦!看看這兒,還有個漂亮的小船鈴!”
          弗林·法溫德嘻嘻哈哈的笑著。他一邊用力的拍打著主桅桿,一邊轉了個身,把胸膛對著海風的方向深深地吸了口氣,一種祥和而近乎虔誠的光芒洋溢在他的臉上?!拔以H自給她洗禮。她原來的名字是——呃,坦白的說就像垃圾一樣,普勞斯號!嘿,你能相信嗎?普勞斯號!我是說普勞斯號——喂喂喂!你聽到了我說的了嗎?”
          馬迪亞斯.肖爾沉默地注視著前方,他相信,如果自己像個海怪那樣沉默的盯著這位水手,法溫德就會停止他的嘮叨。
          可他似乎錯了。
          “普勞斯號是什么?害,這鬼名字聽起來像是從你的牙縫里剔出來的玩意兒一樣可怕,還是我的命名的對她來說更好更棒。嘿,伙計,你能相信我是靠扔骰子贏下她的嗎?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樣的傻瓜才會蠢到拿這么漂亮的姑娘當賭注!”
          “你?!毙柌患偎妓鞯恼f道?!岸夷銜泌A來的這筆錢醉倒到椅子下面去?!奔热贿@事兒開始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對!沒錯!就是這樣!哈哈!” 弗林笑得越來越大聲了,他在甲板擺動的時候開心的跳來跳去?!肮?,哈!話說肖爾,你是不是特了解我?你還需要在我們上船之前對我做些調查嗎?哦!順便問一下,那些檔案里是怎么描述我的?是不是夸我酷斃了?是個人見人愛的萬人迷?還是說我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水手?用神槍取敵性命?”
          肖爾并不想花時間去回答這種毫無營養的問題。他抬頭看著天空,突然發現一道如石膏般慘白的閃電劃破了地平線,緊接著響起了一陣轟隆隆的雷聲。不一會兒,海潮便兇狠的拍打起了奧爾瓦號,弗林用一條胳膊一條腿抱緊了桅桿保持站姿,他吹著口哨,水手們聞聲趕緊忙碌的喊了起來。天上的云層變得越來越厚,聚集在距離船首僅幾英里的地方?;蝿拥拇蛔屝柕沧驳乃は蛄伺赃叺臋跅U,碰到了他小腿上的舊傷。突如其來的疼痛讓肖爾悶哼了一聲。很不幸,他們已經陷進了一場可怕的風暴里。
          “我們應該再等一天的?!毙栆а狼旋X的啐了一口。
          “啊,鬼天氣!”弗林看起來卻非常冷靜,他開始指揮手下的水手們“格里斯比,你去掌舵!其他的小伙子和姑娘們,保持現在的速度,駛出風暴帶,向平穩的海面航行!嘿!看好甲板,從來不會有人在我的船上落水!”
          馬迪亞斯握著的欄桿手絲毫不敢松開,他之前也在庫爾提拉斯的海域上經歷過風暴,這些討厭的經歷告訴他只有足夠謹慎和機警才能在風暴里幸存。老實說,他并不喜歡航海,對于間諜大師而言,只有一個藏在假書架后面,有著足夠空間,壁爐里還燒著柴火的辦公室才能讓他得到放松和慰藉。但現在,海浪正瘋狂的拍打著船頭,肖爾努力抗拒著逐漸傾斜的船身,他的胃里翻江倒海,下巴也在咔嗒作響。
          “海浪變得平緩一點兒了,真希望能快點兒結束?!备チ滞蝗换搅怂赃叺臋跅U上,他新養的寵物鸚鵡掙扎著飛到了他的肩膀上,在暴風雨中這兒啊那兒啊的搖晃著?!罢嬖愀?!如果風帆還揚不上去,那么我們全都會被海浪給——”
          一陣突如其來的怒濤堵住了弗林的嘴,他們兩個有些被船上發生的一切嚇到了,弗林哧溜一下撞到了他對面的欄桿上痛苦的咕噥著。而肖爾的運氣則要差上許多,他的指甲滑過了如冰般光滑的船板,緊接著就繞過欄桿滑出了船的邊緣,在他身下的則是波濤洶涌的海潮。他眼睜睜的看著一個侏儒拿著一條帆線,嘴不停的尖叫著被風吹上了天,但他的尖叫聲卻被足有二十英尺高的海浪給淹沒了。
          就在肖爾快跌入海浪之前,弗林突然用一只手握緊了他的手腕并開始把他拉上甲板,但肖爾卻猛的撞到了船體的側面,他的胸口因為撞擊有些喘不過氣兒,就連眼睛里也冒出了金星,但他還是強打起精神,抓緊了船體的縫隙開始嘗試向上爬,與此同時,弗林在欄桿兩旁的縫隙中各撐著一只腳,他大汗淋漓的怒罵著,終于把肖爾拉回了甲板。
          “到甲板下面去!”弗林對他大喊著“快點兒!在風暴中你一定會暈船的!雖然我現在醉的一塌糊涂,但你瞧,我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在我的船上落水!”
          這真是一次狼狽的撤退。但很快,新的浪潮就會襲來,這意味著四肢著地的爬行才是最安全的選擇。肖爾艱難的爬到了甲板下方的走廊里,他站了起來,確定安全后望了望四周,海水濺入了樓梯間,在他的腳下沖刷著,卻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真是一片狼藉。肖爾開始沿著樓梯向下走,他注意到,雖然船上的人們看起來像是在抱頭鼠竄,但他們卻神奇地使船重新的平穩了下來。這時,弗林突然叫住了一個匆忙的水手。
          “海面上情況如何?”他抖了抖自己的大衣,對面前的水手問道。
          “霧很濃,但耐勒在瞭望臺上發現了風暴的缺口。咱們可以修整一下,然后安全的向北方航行?!?br />船上充滿了喧囂的吼叫聲,但兩個人都在混亂中盡力保持鎮定。
          “那梅利呢?”
          水手從頭到腳渾身都濕透了,但他還是笑著點了點頭,“船長,我從沒見過任何一人能像她一樣迅速做出反應?!?br />他指的是梅利·斯伯丁,庫爾提拉斯好的海潮賢者之一,從普羅德摩爾家族的艦隊緊急調來的增援。起初她總是和其他人保持距離,高昂著頭在船員中穿梭,一副不能很好地融入集體的樣子。但后來格里斯比制作了一支長笛,梅利這才收起了她的警惕,用一首首優美的船歌迷住了所有的水手,她的聲音就像是從消融的冰川上吹來的陣陣清風,清脆而繚繞,其動聽的歌喉幾乎使所有人落淚。
          “我們能活下來嗎?” 肖爾問道,他繞開了狹窄的樓梯間,走到了旁邊稍高的走廊上。盡量收緊著自己的腰腹趴在墻上,好讓來往的水手們順利通行。弗林一路小跑的下樓來到了他身邊,看著他用肩頭推開門走進了船長室。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外面又掀起了巨浪,船艙上的酒桶一個接一個的滾落在地,這讓肖爾有些反胃。
          “不,不,不,完全不在話下,肖爾。一切盡在掌握之中。我們天生就是為這樣的風暴而活,也只有這樣的風暴才能夠使我們有活著的感覺?!?弗林用手擦了擦他姜黃色胡子上的海水,爽朗的笑著“再也找不到這么棒的船員啦,只要再等一會兒,梅利和耐勒會把咱們毫發無損的帶出這場風暴的?!闭缧査?,盡管這艘船搖晃的像一只被激怒的大犀牛,弗林還是走到他在角落里儲藏豐富的酒柜旁,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個瓶子。
          “現在,只需要解決一下我的酒癮就好啦?!备チ窒蝰R迪亞斯保證著,然后他一飲而盡,打了個響亮的嗝兒。
          “好吧,”肖爾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們應該爭取更多的時間?!?br />弗林咂了咂嘴,他的手里拿著酒瓶,一拐一拐地走到窗邊并開始欣賞窗外洶涌的怒濤,而肖爾就連看一眼都覺得有些反胃。
          “或許你的線人撒謊了?!?br />“或許吧?!毙柮嗣南掳?,思考著,“或者,這只是一個前奏,真正的表演還在后面?!?/p>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