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eoawa"></progress>
    <dd id="eoawa"><listing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listing></dd>

    1. <dd id="eoawa"><nav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nav></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delect id="eoawa"></delect></font></dd>
          <dd id="eoawa"><font id="eoawa"></font></dd>

          <cite id="eoawa"><s id="eoawa"></s></cite>
        1. 178首頁  > 魔獸世界  > 麥德三世講魔獸:8.25版本再戰奧格瑞瑪城整體流程

          麥德三世講魔獸:8.25版本再戰奧格瑞瑪城整體流程

          魔獸世界 NGA : 麥德三世 ? 2019-09-26 10:31:13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麥德三世;原文地址:【點我查看】轉載請注明出處!

          肖爾給予任務

          戰爭前夕

          $n。時機已經到來。

          我們或許已經擊敗了艾薩拉,但還有希爾瓦娜斯要對付。盡管情況并不理想,但我們已經調動了可調動的部隊,準備好結束這場戰爭。

          烏瑞恩王希望我先向你簡述一下情況,然后再帶著你與他匯合。近期出現了一些……有趣的進展。

          過場動畫《Battle For Azeroth》

          看完動畫,第七軍團法師會把你傳送到久違的剃刀嶺。

          熟悉的剃刀嶺,熟悉的杜隆塔爾,熟悉的起義軍。

          剃刀嶺的NPC已經很熟悉這場面了,他們紛紛主動提供食宿和物品。

          盡管由于剛剛折損了海軍,聯盟能向杜隆調派的兵力有限,但他們依然在剃刀嶺占了絕大部分的主力。

          在這里,除了第七軍團外,達納蘇斯哨兵、鐵爐堡火槍手、暴風城步兵,以及駕駛著艾澤利特戰車的侏儒工程師們在這里集結。薩魯法爾的部隊則被稱作“大王的突襲者”。

          在街角,可以看到兩名“大王衛兵”私下的議論:

          大王衛兵A:攻打自己的城市,這感覺有些尷尬。

          大王衛兵B:對我而言是第二次了。我以前也和聯盟一起戰斗過。

          大王衛兵A:哦,資深叛徒咯?

          大王衛兵B:我從未背叛過部落,這就是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街角的兩名聯盟衛兵的對白。

          聯合衛兵A:他們說的是真的?薩魯法爾曾經用一把鈍斧把石頭劈成了兩半?

          聯合衛兵B:當然是假的,那石頭是被劈成了粉末。

          在獸欄邊上,聯合軍的間諜們正在接受培訓。

          卡普拉克:別被人看見。也別被人抓住。

          卡普拉克:把你們看到的一切都匯報給我,不要漏掉任何細節。

          聯合衛兵A:我有個姐姐在第七軍團。但那是曾經。她的船在納沙塔爾沉了。

          聯合衛兵B: 我很遺憾。

          聯合衛兵A:不必如此,我們隨時可能到下面去跟她團聚。

          大王衛兵A:我記得薩魯法爾曾經防守著奧格瑞瑪的正門?,F在他卻站在城門的外頭。

          大王衛兵B:我們也一樣。

          大王衛兵A:現在我可以想象暗矛巨魔在加爾魯什當大酋長時候的感覺了。

          聯合衛兵A:所以……現在薩魯法爾成了我們上司?

          聯合衛兵B: 又不是第一次。你參加過流沙之戰嗎?

          聯合衛兵A:沒有,我那時候還小。

          聯合衛兵B: 好吧,我參加過。我們當時贏得那場戰爭不是沒原因的。

          聯合衛兵A:我得說,我對與部落并肩作戰這事兒沒什么積極性。尤其是泰達希爾之后。

          聯合衛兵B: 首惡是那個女妖。要讓她付出代價是我們的共識。

          聯合衛兵A:然后呢?和平?

          聯合衛兵B: 如果我們能活下來再考慮這個吧。

          聯合衛兵A:今天,我們終于要為希爾瓦娜斯降下制裁。為了泰達希爾。為了瓦里安王!

          聯合衛兵B: 破碎海灘的那場背叛?你認為她是故意讓他送命的?

          聯合衛兵A:我當時就在那里,我親眼看到的。她想讓我們所有人都死掉。

          聯合衛兵A:我們怎么知道這次不會和洛丹倫一樣收場?

          聯合衛兵B: 我們不知道。在我看來,希爾瓦娜斯是能做得出用瘟疫炸彈炸掉奧格瑞瑪的。

          聯合衛兵A:那會死數以千計的人……

          聯合衛兵B:但她不會,對她來說這就夠了。

          在剃刀嶺堡壘內,雙方的領袖開始了會議。

          風行者姐妹也在一旁。

          安度因布置了任務,要你去使用地精與侏儒合作的戰車來清掃道路。

          那不是我的地雷

          你來的正是時候,$n。希爾瓦娜斯的死忠者摧毀了通向奧格瑞瑪的一部分山道。

          我們與先鋒部隊被隔斷了,如果不盡快增援,他們一定會殞命戰場。我們的部隊數量太少。我們不能讓他們長時間身陷困境。

          工匠大師歐沃斯巴克和加茲魯維想到了一個辦法???,盡你所能地協助他們。

          然而,在你們交代完后,風行者姐妹湊了過來。

          奧蕾莉亞·風行者:烏瑞恩王,能插句話嗎?

          安度因·烏瑞恩:請講。

          奧蕾莉亞·風行者:我妹妹很有耐心。她知道我們的軍力所剩無幾。在我們圍攻奧格瑞瑪的過程中,她即使不能贏,也會想盡辦法殺傷我們的有生力量。

          奧蕾莉亞·風行者:但希爾瓦娜斯并非目前的唯一威脅。上古之神已經脫困。我能聽到他的低語……感覺到他無形的觸須盤繞在我們周圍。

          安度因·烏瑞恩:我知道,奧蕾莉亞。你想說什么呢?

          奧蕾莉亞·風行者:希爾瓦娜斯統帥的部隊也許是擊敗恩佐斯的唯一機會。為了艾澤拉斯……也許我們應該放任她,讓她和恩佐斯交戰。

          安度因·烏瑞恩:您妹妹并不會為我們而戰,奧蕾莉亞。

          安度因·烏瑞恩:當希爾瓦娜斯意識到戰爭即將終結,她把雙方艦隊都送到了艾薩拉的手上。不是為了勝利,只是為了制造死亡。

          瓦洛克·薩魯法爾:“萬物終將歸于死亡?!币链薷窀嬖V我,在沃金臨終之際,希爾瓦娜斯說了這句話。

          安度因·烏瑞恩:我們無法同時應付兩場戰爭。希爾瓦娜斯必須死。于此時此刻。在一切都太遲之前。

          奧蕾莉亞·風行者:遵命,國王陛下。溫蕾薩和我會去偵查她的防線,找出弱點。愿我們所有人都能獲得好運。

          希爾瓦娜斯的忠誠者們用落石封鎖了剃刀嶺和奧格瑞瑪之間的山谷。而你的任務則是駕駛地精侏儒坦克去清理掉那些落石。

          歐沃斯巴克:??!$p! 你正是操縱這臺偉大的工程發明的最佳人選!

          歐沃斯巴克:所有改良都出自于我驚人的頭腦!

          加茲魯維:我們對排雷機5000型進行了一些改進,提高了它的效率。

          加茲魯維:總而言之!這個寶貝應該能將所有擋路的家伙清除干凈。地雷,巖石……還有那些鬼鬼祟祟的刺客。

          在山谷中的npc的頭頂著“希爾瓦娜斯死忠”的名字,由被遺忘者和地精組成。(途中還可以看到因為落石而死的部落起義軍在被吃尸體)

          用排雷機清除了障礙以后,回到原地,繼續聽歐沃斯巴克吹牛。

          加茲魯維:嘿!快看??!道路暢通了!

          歐沃斯巴克:當然了!侏儒科技從不出錯!

          吉拉·交線:多虧了工匠大師歐沃斯巴克無與倫比的天才智慧才讓這場勝利變為可能!

          加茲魯維:呃。好了啦??烊デ熬€了。

          道路暢通了,部隊向著奧格瑞瑪進發。

          在途中,西線部隊也通過山谷的交叉路口匯合了進來,牛頭人震地者,暗矛巨魔,德萊尼圣騎士們也紛紛加入。

          攻城部隊與奧格瑞瑪大門前集結

          守城部隊也嚴陣以待,希爾瓦娜斯在大門上方投入了最大的防空力量,黑暗游俠,弓箭手,以及地精防空機甲。

          在要塞內,戰爭會議繼續。

          戰略部署

          薩魯法爾透露,攻下奧格瑞瑪的關鍵就是向其多處防御漏洞同時施加壓力。他曾經守城多年,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防守的弱點。盡管這會令我們的兵力分散,但我相信他的判斷。

          我們必須加強雷霆崖的防守,以防遭到希爾瓦娜斯的偷襲。

          將這些部署命令交給其他軍官。我們必須一邊同時向奧格瑞瑪的多個大門發起進攻,一邊守住雷霆崖。

          肘腋之患

          盡管有一些部落加入了我們,但奧格瑞瑪城內仍有許多部落效忠于希爾瓦娜斯。她的破壞者已經滲透進了我們的部隊,偽裝成了我們的技師。她的刺客也潛伏在陰影中。

          阻止這些死忠,不要讓他們造成更多損失。

          保護攻城武器

          希爾瓦娜斯派出了破壞者,他們借著山體滑坡后的混亂穿過我們的哨兵,將炸彈放置在攻城武器上。

          已經有一些被摧毀了。我們無法承受更多損失了。

          任務安排,吉恩的場合。吉恩就在一旁護衛著安度因。

          安度因·烏瑞恩:吉恩,你帶上最得力的士兵,從西門包圍城市。

          吉恩·格雷邁恩:也就是說把你一個人交給他們,毫無防衛?

          瓦洛克·薩魯法爾:要是我想殺他,在監獄里就會動手了。

          安度因·烏瑞恩:沒人比薩魯法爾更了解奧格瑞瑪的防衛。我們要想成功,必須彼此信任。

          吉恩·格雷邁恩:好吧。但女妖很狡猾。分散兵力也許正中她的下懷。

          吉安娜的場合,吉安娜率領的第七軍團法師和塔蕾薩率領的夜之子法師組成了法師軍團。

          <向吉安娜傳達指令:我有來自薩魯法爾和安度因王的指令>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首席奧術師,等大軍進攻城市的時候,我們的任務是為他們抵御魔法攻擊。

          首席奧術師塔雷薩:明智的決定。我們得找塊高地來掩護他們。

          隨著法師軍團前往高地,塔雷薩問起了吉安娜。

          首席奧術師塔雷薩:海軍統帥,我想冒昧問一句,你在洛丹倫用的是什么法術?你是怎么做到操控一艘戰艦的?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要是我回答說“這是庫爾提拉斯的商業機密”呢?

          首席奧術師塔雷薩:你在庫爾提拉斯召喚艦隊那事兒或許算吧……但用魔法大炮洗地這事兒……

          那邊廂,洛瑟瑪與珊蒂斯率領的獵人軍團。

          珊蒂斯·羽月:希爾瓦娜斯終于要面對泰達希爾的復仇了。

          <向洛瑟瑪傳達指令:薩魯法爾和烏瑞恩王將你們的部隊布置到了北門>

          洛瑟瑪·塞?。何覀兊娜蝿帐菑谋遍T發動攻擊。這計劃看起來可行。但不知道希爾瓦娜斯會為我們設下何等卑鄙的陷阱。

          珊蒂斯·羽月:她與你并肩作戰多年,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后。你不應該非常了解她嗎?

          洛瑟瑪·塞?。汉芫靡郧暗拇_如此。至少我認為我是了解的……但現在……

          洛瑟瑪·塞?。哼怼覀儽κ钟邢?。在進攻北門的時候必須充分利用好周圍的地形

          珊蒂斯·羽月:哨兵部隊已經利用了那邊的地形幾千年了。當你們遠行者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就充分了解了那塊土地。

          洛瑟瑪·塞?。耗鞘亲匀?。

          (珊蒂斯率隊離去,洛瑟瑪留守)

          <向梅拉發布指令:防守雷霆崖,以免希爾瓦娜斯再來一出聲東擊西>

          梅拉·高山:只要希爾瓦娜斯還掌握著制空權,我的雄鷹騎手就很難發揮作用,但至少能守住雷霆崖。

          梅拉·高山:季已經過去為貝恩療傷了。他說他曾經目睹過奧格瑞瑪的圍攻,不愿再經歷第二次。

          梅拉·高山:我們會與牛頭人同胞共同進退,等待薩魯法爾的進一步命令。愿大地母親護佑我們。

          在堆積在前線的艾澤利特戰車附近,經??吹揭恍┍贿z忘者和地精工程師在擺弄一些閃著藍色和金色光芒的補給品??雌饋矸浅0踩?,一點也不具有爆炸性。

          在陰影當中,也偶爾會遇到一些潛伏著的被遺忘者或者地精刺客,看起來十分安全,能有啥危害呢?

          任務都搞定以后,再回去見安度因。

          安度因:我們已經為這場戰爭盡力做好了準備。希望當這一切結束后,我們最終都能活下來。

          <我準備好了,為了聯盟!>

          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薩魯法爾一聲令下。

          然而當薩魯法爾與眾人一同走出陣列,看著城墻上防守著奧格瑞瑪的同胞們。薩魯法爾猶豫了。有太多的人已經死去了,不論這場戰爭的結果如何,還會有成千上萬的人會死去。當實際站在這里,他發現他無法喊出那句“全軍進攻”。

          在這一刻,他改變了主意?;蛟S還有一個辦法——如果他足夠幸運的話,死的只需要一個……

          CG:《薩魯法爾的決斷》

          吉安娜:

          在奧格瑞瑪的城墻下

          薩魯法爾……他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拯救了更多士兵的生命。

          沒有人能想到他會直接挑戰希爾瓦娜斯,但或許她想到了。

          <吉安娜搖了搖頭。>

          很難說這一切都在她的計劃之中,還是她只是見機行事,但討論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沒有什么用,當務之急是提防她的陰謀。

          薩魯法爾贏下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戰。部落的未來仍舊未知,但我希望他們能找到一條新道路。

          勝利的代價

          <吉安娜花了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在聯盟眼中,薩魯法爾大王不止是不死不休的宿敵,也是一名珍貴的盟友。

          安度因肯定想要紀念他的死。召集部隊,告訴他們發生了什么。吉恩的部隊已經出發前往西門。你應該能在那找到他。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攝政王,希爾瓦娜斯對付薩魯法爾的,到底是什么魔法?

          洛瑟瑪·塞?。何疫€指望你或是塔莉薩能有答案。我從未見過她使用這種力量。

          首席奧術師塔雷薩:我從沒見過這種魔法??v然我和她見過好幾次面,但我從未感覺到過……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那么,她一定是新近才掌握了這種法術……又或者,她是處心積慮……把它藏到了現在。

          洛瑟瑪·塞?。簾o論如何,這都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管她在謀劃什么,到了這一階段,她已經不需要部落了。

          在怒水河畔,吉恩、達利烏斯和羅娜焦急地等待著。

          吉恩·格雷邁恩:我等這一刻已經太久了。今天,終于可以為利亞姆復仇了。

          <薩魯法爾挑戰了希爾瓦娜斯,然后……>

          吉恩·格雷邁恩:薩魯法爾死了,希爾瓦娜斯逃了?

          吉恩·格雷邁恩:這根本算不得勝利。我不關心誰會領導部落,也不關心他們要不要自相殘殺。

          吉恩·格雷邁恩:干掉女妖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們卻錯過了這么好的機會!

          老兵

          盡管薩魯法爾的內心充滿了矛盾,但也是一名值得紀念的戰士。

          他阻止了一場部落內戰,也避免了聯盟可能的破滅。他結束了希爾瓦娜斯的統治,拯救了無數的生命,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

          我們應該紀念他的犧牲。

          過場動畫:老兵的葬禮

          盡管決戰奧格瑞瑪2.0已經結束。但后面還有不少零散的后續劇情。為了保持單元性,我會分開別的帖子來更新。主要是不同勢力和角色對此的反應,以及被遺忘者的后續。

          178游戲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